天下谋妆(古言NP)

第十三章改道容阳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天已透亮,日头高升,营地旁,少年和少女的身影依旧在忙碌。
    言清漓与星连昨夜就返回了营地,她整理了剩余物资,又指使星连将满地的尸首拖到一处,就地焚烧了。
    熊熊大火烧着一具具尸体,热浪将周遭的空气都烤光了,令人喘不过气。
    言清漓热的汗流浃背,可看着那一张张或熟悉或面生的脸,在大火中逐渐变成焦黑再化为灰烬时,心反而是一片冰冷。
    如今宁朝之所以匪盗猖獗、暴乱不断,皆因掌权者不作为。皇帝只知贪图享乐,官员有样学样、尸位素餐,最终苦了的都是底层百姓。百姓没有好日子过,民不聊生,动荡四起,国怎能安?
    叁十几具尸体被焚烧殆尽,两人全程都未说话  ,气氛十分沉重。
    言清漓想问问星连有没有后悔放过昨夜那些贼人,一回头,却发现那少年坐在石头上,呆呆的望着她刚才整理出来的一个包袱,那包袱没系严,露出她昨日没吃完的半个干饼。
    “……饿了?”
    少年点头,“我可以吃吗?我叁日未吃过东西了。”
    言清漓一愣,“你下山前未准备食物和盘缠?”到底什么教派,竟这般苛待弟子。
    星连急忙解释:“准备了,只是遇到难民讨要,便分给他们了。”
    “……你可真高尚。”言清漓无语,好歹自己也要留一些吧,世上怎会有这种傻子?
    少年腼腆一笑,“师傅平日也是这般夸赞我的。”
    言清漓连白眼都懒得给他了,“饿了便吃吧,那边有馒头和甜糕。”
    “多谢了!”少年似乎只听到前半句,立刻抓起那半个烧饼就狼吞虎咽起来。
    “诶你……”言清漓缩回手。那半个饼是她昨日吃剩的,此时被这少年啃的津津有味,她总觉得脸有些烧的慌。
    吃都吃了,她只好取来一只水囊递给那少年,自己也抓了一个饼坐在他旁边吃了起来。
    星连含糊不清的道谢,做了一夜收尸、烧尸的体力活,他白净的小圆脸此刻已经变得脏兮兮,但那双眼睛却依旧清澈透亮,让人瞧着就会忘了所有不愉快的事。
    言清漓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你看我做什么?怎么不吃?”星连眨巴着眼不解的看向言清漓,水汪汪的,更喜人了。他已将半个饼啃完了,连手上的残渣都没放过。
    言清漓笑了笑,“没什么,我吃不下了。”这饼又干又硬,也不知星连怎么吃的那么痛快。
    “吃不下了?”少年双眼放光,将言清漓手里那才咬了两口的饼拿过去,“那我帮你吃吧。”说完,他就在言清漓刚刚吃过的位置咬下一大口,吃的心满意足。
    言清漓愣了一下后又笑了。
    这般狎昵的举动,若换别的男子做,她定会认为在调戏她。可这傻小子的眼神实在太纯洁了,让她实在感觉不出一丝一毫轻浮。
    在星连吃完两张饼、一个馒头、和两块甜糕后,玉竹回来了。
    玉竹昨夜同于氏等人返回兰苍城找官差求救,官差没找来,倒是找来一群开武馆的武夫,这些武夫今晨也被挡在兰苍城外,听闻玉竹所言遭遇后,便热心的前来帮忙。
    玉竹远远的见着言清漓,迫不及待的跳下马车直接飞奔过来,拉着言清漓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后,才彻底放下心。
    “小姐,这位公子是……?”玉竹以为星连便是宁天麟派来保护言清漓的护卫,但瞧着他一身道袍,年纪还这般小,又有些不确定。
    言清漓简单将昨夜之事与玉竹说了,玉竹得知是星连解救了她家小姐于危难后,当即就郑重福身向星连道谢,直将那少年惶恐的连连后退,摆着手说不是他救了言清漓,而是言清漓救了他。
    这边玉竹与星连针对到底谁救了谁展开了激烈讨论,那边言清漓转身走向火堆旁掩面哭泣的于氏。
    言清漓掏出一枚玉佩交给于氏,抿了抿唇道:“抱歉,人太多无法一一掩埋,天热尸身又不宜存放过久,便只能就地烧了。”
    于氏手指颤抖的抚摸着那块玉佩,眼睛哭的红肿不堪,“多谢顾姑娘未让我家老爷曝尸荒野,妾身感激不尽。”她欲向言清漓下跪答谢:“若非有顾姑娘在,我与丰儿此刻怕也没命了。”
    “快快起来,出门在外,本就该相互照应,无需言谢。”言清漓赶紧将于氏扶起。
    她也体会过家破人亡的痛楚,很理解于氏的心情,“今后可有打算?”
    于氏抹去眼角泪水,“家中无主母,只有妾身和其他几位姐妹,老爷不在了,妾身需得尽快返回越州知会老夫人,不过在这之前,妾身打算先替老爷将货物送到宛城去,老爷为人向来诚信,想必也是希望妾身这么做的。”于氏又忍不住哭了。
    言清漓安慰了几句后,便准备与于氏等人告辞了。
    那队武夫不去宛城方向,她请星连护送于氏等人去宛城,而她自己则要和玉竹改道前往容阳。
    玉竹虽不解言清漓为何忽然要去容阳,但聪慧如她没有多问,既是小姐的决定,总归是有用意的。
    “顾姑娘,你不去盛京了吗?听闻容阳此番正闹着疫症,人们躲着走都来不及,你可莫往那去了。”于氏努力劝言清漓改主意。
    星连也想跟言清漓一起去容阳,但让那几名女子外加一个孩子前往宛城也着实很危险,他几次张口又欲言又止,急的就差原地转圈了。
    言清漓婉拒了于氏的邀请,叹息道:“正因容阳疫症严重,身为医者才不能坐视不理,我想去瞧瞧,说不定能尽一份绵薄之力。”
    如此深明大义的话一出,于氏也不好再劝,那群武夫更是性情中人,见言清漓这柔弱女子竟有如此大的胸怀,当即提出要护送她一程。
    星连终于想到两全之策了,他认认真真对言清漓道:“待我送她们去了宛城,便去容阳找你报恩。”
    言清漓忍住笑,她根本不需要星连报什么恩,且她无论去容阳还是之后回盛京,身份上都不便有男子跟随,她压根就没想过再继续与星连同行。只是她也知道这少年固执,便先敷衍的应下了。
    见言清漓应了,星连眼里的焦灼才散去。
    为了行路方便,言清漓向于氏借了两身男装,与玉竹作男儿打扮,一群人便在此分成了两路。
    -
    七日后,容阳城
    容阳城背靠天山,守着天山关隘,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可半月前,一个守关将领勾结蛮族,将一队蛮兵放了进来,那群蛮兵扮作宁朝士兵的模样,攻进了容阳城。
    好在正从封地返回盛京的言小公爷于路上得知此事,及时带着亲随前来支援,方才扼住了这场暴乱。
    可惜,暴乱虽震住了,容阳城还是因此死了许多无辜百姓和官兵,官府未及时清运尸体,污了水源,从而爆发了疫症。
    容阳知府董城胆战心惊的站在一旁,俯首向面前的男子禀报:“言……燕公子,今日又有四十几人出现畏寒发热之症,下官、下官已命人将他们安置在了城西的棚子。”
    言琛此番是微服出行,未大张旗鼓,只带了几十名亲随,故董城虽知晓他的身份,却也不敢大肆声张。
    董城半天等不到回复,悄悄抬眼看向那身穿月银色长衫的年轻男子,那男子负手立于城楼之上,薄唇挺鼻,一双冷目似箭,正静静的凝视着不逺处一个剧烈呕吐的病患。
    “盛京那边可来人了?”言琛声如其人,清冷的如孤山之雪,也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进的冷漠,直让那容阳知府在大热天里都出了一头冷汗。
    “回言、燕公子,尚、尚未……想来是皇上寿宴在即,宫中事务繁多,还未来得及呈到御前……”董城小心应着,一颗心七上八下。
    眼前这位主可是出了名的六亲不认,听说言琛的庶弟不过是去他封地时玩残了两个妓女,就差点儿被他军法处置,最后还得是他亲爹言国公亲自求情才保得那庶子一命,不过末了言琛还是斩了自己弟弟两根手指,以儆效尤。偏皇上听闻此事后还褒奖他公正不阿,值百官学习。
    董城越想越怕,此次容阳疫症爆发的主因皆是他这个知府管理不善,未能将死尸妥善处理,死了这么些百姓,他生怕言琛会一怒之下砍了他的脑袋。
    言琛微微蹙眉。
    眼见着每日不断死人,疫症却一直无解,药草也即将告急,前些日子他命董城写了折子快马加鞭送往盛京,请宫里派太医过来,可如今十几日过去了,却还未有消息?
    言琛冷睨了董城一眼,不由得怀疑是这狗官压根就没敢向皇上递折子。
    董城低着头,被言琛盯得几乎站不稳脚跟,就在他险些要跪下求饶之际,一个官兵及时跑了上来。
    “大人!城外来了个大夫!”
    董城向那官兵呵斥道:“来就来呗!大呼小叫什么?没看到本官的贵客在此?”
    这些日子也时不时就有大夫赶来,但都没起什么作用,是以董城早习惯了。
    那官兵忙低下头解释,“回大人,这次这个不一样,那大夫说,他有法子解了疫症!”
    一直站定未动的清冷男子猛的转过身,“你说什么?”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