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谋妆(古言NP)

第八章玉竹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宁朝始建初期,确曾盛极一时。
    不说远,就自昌惠帝向前推叁代,历代皇帝均心系天下百姓,为万民谋福祉。
    可到了昌惠帝这儿,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走下坡路,许是祖宗打下的基业太好,昌惠帝挥霍无度,极尽享乐之事,其年号虽为“昌惠”,可昌惠百姓之事却一件也未曾做过。
    先皇崩逝的早,昌惠帝二十岁登基,如今,他在位这叁十年来,宁朝战事不断,加上天灾连连,百姓生活已然十分疾苦,可昌惠帝仍旧苛捐杂税、广征徭役,大肆兴建奢靡无度的寺庙和行宫。
    宁朝百姓都在怨声载道,偏偏如此形势下,昌惠帝还有心思年年为自己的生辰大肆操办。今年更甚,乃是昌惠帝五十大寿,所有在外的藩王、将领不论身处何地都得赶回盛京朝拜。
    言清漓也打算于这个节骨眼进京,不过,她不能与宁天麟同行。
    在外界看来,她不过是个家道中落的私生女,从未离开过越州,就算宁天麟这六年来都身处越州,那也是隐匿着身份的,越州百姓根本不知这城里还住了位皇子,是以他们二人“没机会”认识,也八竿子打不着,她若想进京,就只能自己动身或跟着普通商队一起。
    “小姐,您给老身的银子太多了,老身——”
    “刘阿婆。”言清漓又将一份身契交给面前的老人家,对她露出真心的笑容,“拿着吧,都是你应得的。”
    此番进京,她没打算再回越州了。
    她的仇人们都在盛京,无论如何她也要留在那里,所以就将顾府这最后几个仆从也遣散了。
    只是应当留下个贴身婢女的,这样才符合言小姐闺阁小姐的身份,可惜她身边无可用之人,又不想用宁天麟的人,便罢了。
    言小姐身边的几个仆从中,就只有这刘阿婆是尽心服侍的,她给了刘阿婆足够下半辈子生活的银子,又为她置了处小宅子。如今她用了言小姐的身子,那么该由她来全了这份主仆情谊。
    刘阿婆感激不已,泪眼汪汪道:“那就让老婆子再为小姐烧一顿饭吧,小姐您此去盛京路途遥远,一定要多加保重啊!”
    与刘阿婆一起用过饭,言清漓将老人家送了出去,之后,便独自去了顾家祠堂。
    祠堂里供奉的是顾家的列祖列宗,她这一年来从未踏入过这里,可明日便要离开,走之前总该来上柱香的,谁让她占了人家言小姐的身体呢?
    言清漓对着顾家的祖宗,言小姐的外祖和母亲分别磕了头后,又从袖中取出一个无字牌位,置于香案最下层。
    她为无字牌位上了香。
    “言小姐,此番我便要用你的身份去认亲了,你放心,你生父欠顾夫人的,我会替你讨回来,你在盛京中的“家人们”若待你不好,我也会帮你还回去。”
    祠堂里烛火幽幽,仿佛真有谁在聆听一般,言清漓看着那无字牌位目光真诚、言辞恳切:“只是你若在天有灵,当知我身负血海深仇,届时我若用了你的身子做出什么令你不喜之事,还望你能谅解。待我大仇得报,楚清一介孤魂野鬼随你处置、无怨无悔。”
    拜了叁拜后,女子走出祠堂,身影看起来是那么坚强挺立,却又让人心疼。
    微风从门外吹来,她身后的祠堂里香烛摇晃,隐约传来一声浅浅叹息。
    ……
    明日便要启程,言情漓才猛然想起自己的行囊尚未准备。
    此去盛京快则一月,慢则一个半月,身上只带着盘缠是远远不够的,路途遥远,有些荒凉之地没有驿站,说不定需要在露宿野外,衣食住行样样都需提前准备。
    从前在楚家时,琐事都有玉竹和沉香两个丫头去打点,她从未操心过这些,这些日子只忙着处理宅子里的事,倒是将这茬儿给忘了。
    如今天色已黑,再出去采买已然来不急,言清漓想了想,衣物倒是能找出一些言小姐往年的旧衣,就不知厨房里是否还剩下什么干粮了。
    正要转身向厨房去,府邸的大门便被人叩响。
    顾府的宅子不大,叁进院而已,夜里又静,言清漓站在院子中央听得清清楚楚。
    “阿漓,是我。”
    言清漓前去开了门,门外,果然是吉福推着宁天麟,见着她,那男子温雅一笑。
    “四殿下?您怎么……”言清漓话说了一半突然停住,她呆呆的看着那从吉福身后走出的女子。
    那女子约莫二十岁出头的模样,生的秀气,梳着妇人发髻,一身粗布麻衣,她看到言清漓时眼里盈满了泪水与遅疑,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小姐?您是小姐吗?”
    言清漓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女子,动了动唇,声音颤抖:“……玉竹?”
    脑子里轰然涌入被抄家那夜的回忆。
    那日是上元节,她正要带着玉竹和沉香两个丫鬟去看花灯,结果尚未走到前院,就见官兵突然闯入,称父亲犯了事,依旨来抄家。
    那些官兵不由分说的在楚宅里抓人,男丁直接杀了,女子则被套上枷锁,押进囚车,要流放到西北充军妓。
    她与两个丫鬟慌张的跑回后院,带上正在药房挑拣药材的母亲从小门离开。离开前,母亲坚持要回房取一样信物。
    她们眼下是“戴罪之身”,即便逃出了府也出不了城,而城守军中有个校尉受过父亲恩惠,拿着那信物说不定能放她们出城。
    当时情势紧张,她不同意母亲返回去取那信物,但母亲执意要取,还让她们先走,最后是玉竹将她们都推出院子,跑回去取那信物,还与她们约好在城门下的偏巷里汇合。
    可她们到底是连楚宅都未曾出去,就被苏凝宇抓住了,苏凝宇杀了母亲与沉香后又放了一把火。
    她原以为玉竹也已经死了,没想到……
    “小姐!真的是您!玉竹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小姐!”玉竹哭着跑上前,抱住了言清漓。
    ——【题外话】——
    宁天麟:没自己人?这就给老婆送去。
    PS:距下个和下下个男主出场还有叁四章左右,可使用技能“珠珠猛砸作者脸”来加速召唤。
    (为了求珠我已经不要脸了(??ω??)?)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