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

沈砚硬了 (po1⒏ υip)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雨后,教室微潮,由于楼层偏矮,空气里弥漫着湿润泥土的气息。
    这是课间,学生们叽叽喳喳,从天南侃到地北。
    少女坐在第二排靠左的位置,微垂着头,刘海刚遮眉,及肩黑发下是精致的脸蛋。她整个人像是用牛奶凝成的,全身肌肤白皙,似乎吹弹可破。
    鸦色眼睫低垂,眼神专注,瞳孔里泛着些生人勿近的冷意。
    模样生得可爱,气质却有些清冷,像天山之上的冰雪,虽美丽,但冻人。
    这直接导致,她周围几乎没有人敢大声说话。
    好一会儿,前面那个同学终于没忍住,扭过头,用鬼鬼祟祟的声音道:“哎你发现了吗,顾校草最近好像几乎没有出现过了,他该不会和温琳分手了吧?”
    清冷少女下意识抬眸。
    那同学嘴巴张到一半,接触到她的目光,讷讷闭上嘴,万分愧疚地低头道歉:“哈,哈,黎音对不起,忘了你对这种事不感兴趣了,你继续写作业,……对不起……”
    这半个月,教室座位换了两次,前面新换过来的那位同学似乎不太敢同她搭话。
    黎音有些不解,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没说。
    她性格内向,不知该如何同不熟的人交谈。
    不过,对方说的话,的确让她握笔的手停顿了0.01秒钟。
    距离上次和顾惜臻以及林时见面,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可能是受自己心情影响,她没再回过温琳的身体。
    至于林时,黎音则完全是鸵鸟心态。她没有再见他,在他月假的那叁天里,几乎每天都编着各种各样的理由躲他。
    林时自己呢,他还蒙在鼓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被敷衍了叁天,最后一天,还没回过神来,就被爹妈打包送上了去学校的车。
    这一分别,就是半个月。
    不用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黎音觉得自己的心情十分轻松。
    她低头,懒得思考顾惜臻的感情现状,继续写作业。
    这段时间,她的做爱对象只有小叔一人。
    虽然他对她的态度始终冷冰冰的,没有变化过,可黎音却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适应这样的生活了。
    和小叔做爱的感觉……很不错。
    用别人的身体,再加上自己原身平时不需要同这个小叔见面,慢慢的她就没有了心理负担。
    不仅如此,还更像是食髓知味,几乎每次做爱都要馋着他要上好几次。不过小叔工作的确很忙,并不能每日都见她。
    叁两天,对黎音来说,也能忍。
    可,不能忍的是,四天前,她便得知了一个噩耗——小叔在前一天去了外地,没个把礼拜回不来。
    黎音怀疑自己病了。
    就如此刻,她一边写着作业,一边在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那档子事情。
    浑身燥热,下体空虚,腿心水汪汪,花穴饥渴地蠕动着,像是十分渴望被什么东西贯穿。
    她湿得厉害。
    要不是还在上课,黎音觉得自己可能已经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最后一节课下课。
    女孩收拾好书包,表情如常地和朋友告别,紧接着走出教室,缓步进入厕所。
    关上厕所隔间的门,将书包挂好,才微微眯起眼。莹白的手探入濡湿的裙底,隔着内裤轻轻揉按肉缝。
    揉按了一会儿,她将内裤和安全裤脱下,捏在手中。
    冰凉的手指触碰着肉唇,再无阻碍。女孩玩了会儿,白皙的脸蛋变得潮红,漂亮的黑瞳里逐渐泛上湿漉漉的水汽,看上去水汪汪,乌溜溜。
    高潮来临之际,女孩粉嫩的口微张着,发出无人能听到的细弱轻哼声。身上自带的清冷气息褪去大半,被一种叫人血脉喷张的无辜可怜气质取代。
    这样的动作,只能纾解极小的一部分欲望。
    黎音解决完,盯着手上的黏液,茫然了一会儿,才抿唇,掏出护理湿巾清洁身体。
    清洁的过程中,下体仍旧瘙痒空虚,自慰对她来说,似乎只是杯水车薪。
    她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可又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
    夜总会不能去,约炮害怕得病,至于谈恋爱……对她来说似乎也很遥远。
    于是,在被接回家之后,黎音狠心做出了一个决定。
    她要去看医生。
    说干就干。
    第二天一早,天才刚亮,她就全副武装溜出门,打车去了稍远一些的医院。
    到医院的时候,还没什么人,她挂号完便乘坐电梯来到就诊室。
    空气里有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室内白得纤尘不染,看不见一点灰尘。
    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前的白大褂男子。
    他戴着银边眼镜,皮肤是不太健康的白,唇角挂着淡淡的笑容。胸前的口袋插着一支钢笔,戴手套的手轻点着纸单子,说话的时候,声音像是能够穿透清晨的薄雾。
    “方便说一下自己的问题吗?”
    在来的时候,黎音又是戴帽子,又是戴口罩,还穿了肥大的长袖长裤,生怕路上被熟人看到。
    可在看清男人面容的那一瞬,她的心脏差点从胸口跳了出来。
    医生就是熟人让她怎么躲!
    没错,她……认识这个人。
    虽然已经隔了很多年没有见面,虽然他戴了口罩。
    可男人那好看到近乎妖孽的长相,以及身上万里挑一、得天独厚的浓浓变态气息……就算是让黎音坚持十年把孟婆汤当白开水喝,她也忘不了。
    另外一个关键是,这人是小叔的发小。
    淦。
    不是说在国外吗,怎么他也突然回来了?
    “可以将口罩和帽子摘下来吗?”他朝她温和一笑。
    认识他这么多年,即使接触的时间不长,黎音也分外清楚他的性格。这人就是标准的笑面虎,别看笑容温柔,内里的变态指数可以突破到人类历史之极限。
    要是被他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她瞬时脸涨得通红,猛地一摇头:“对不起,我,我我我好像挂错号了……”
    说着,眼疾手快拿回单子,退了出去。
    ——
    望着女孩离开的背景,沉砚微愣。
    他长得有那么吓人吗?
    视线扫了一眼电脑上的资料,女孩的姓名资料还留在上面。
    黎音。
    这名字看上去似乎有些眼熟。
    不过,他没细想,而是又回忆起方才的画面——女孩局促坐在对面,将自己包裹得很严实,帽子和口罩的双重保护之下,从他的视线望过去,几乎看不到她的脸。
    口罩以下,脖颈到锁骨处的肌肤,却大大方方暴露在空气中。肤白若凝脂,一眼能看出的光滑,像是能硬生生出牛奶来。
    在消毒水的气味里,他轻松地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气。
    淡淡的奶香气味,像婴孩,却有着独属于少女的诱人馨香。
    身为一个医生,他的洁癖一直很严重。厌恶同别人肢体接触,自然,也嫌弃他人身上的各异气味,无论香臭。
    可今日今时,他却在那馨香的气味里,恍惚了思绪。
    再一低头。
    白大褂下,某个东西隐隐翘起,在布料上凸出了一块不容忽视的形状。
    沉大夫发现,自己有些反常。
    他居然也有无心工作的一天,稍一走神,脑海里就会出现那女孩的莹白肌肤。
    沉大夫深觉,这应该只是正常的生理需求,和那个女孩没关系,他只是需要找个女朋友了。
    可只要一想到要和其他人肢体交缠,他就会条件反射性生理反胃。
    在多次稳定思绪未果后,男人终于面无表情地点开网购软件,顶着一张禁欲到极致的脸,下单了一款充气娃娃。
    同城购,今天就到家。
    ————
    首-发:po18vip.de (po1⒏ υip)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