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纵馥郁之华

9海上“方舟”(1)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从江府到兰岛都是小型客机,这一趟的航班偏偏只有商务舱,让白蓁深感消费降级的憋屈,加之吴铭这只癞蛤蟆不断鼓动白蓁跟他同住在度假别墅,她差点就绷不住一拳捣在他眼窝上。其实说吴铭是癞蛤蟆实在有失公允,相比起那些啤酒肚满面油光的暴发户,他还算是那些企图飞上枝头的捷径女的好选择,否则怎么能这么些年都勾勾手指不缺女伴呢?
    但是,白蓁的参照物不同啊,初恋景桓当年是校园男神,诸葛思廷跟他不相上下,叶瑜年轻又谦逊脸上的笑容也能迷倒喜欢年下狗勾的姐姐们,当然还有一个……不过事情已经过去十年了,她已然记不清他的模样了,回忆时只能想到他有着少年的清隽和不符合年龄的狠厉。
    怎么会突然想起他呢……嘛,那家伙皮相这么好,身边肯定不缺女人,忘了吧忘了吧,我会遇到更好的。
    白蓁支着下巴,无聊地随便抽了本时尚杂志消磨时间,吴铭凑过来道:“今天到了,我带你去吃兰岛最正的餐馆,然后你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我陪你逛街。”
    “我今天刚好生理期,头几天会很不舒服,我待在酒店修整一阵吧。”白蓁拒绝了吴铭的邀请,心想他要么去花天酒地,要么去陪怀孕嫩模,自己能有效利用空出来的时间。
    果然,吴铭的失落表现得很浮夸,其实他心里并没有多大的颓丧,兰岛是他妈和他自己的出生地,自己也在这里读完了中学,狐朋狗友不比本土少。白蓁带着敷衍的歉意笑了笑,好在吴铭接受了母亲的叮嘱,要尽可能地伺候好这位主子,毕竟白家这一位大概率吃软不吃硬,就算十年前的事另有隐情,打小时候起,白蓁的暴脾气在富家小姐圈子里也是出名的。
    就算身处上流圈子中较为边缘的位置,吴铭在这之前也可以了解过白蓁的八卦,他比较接受主流的一个说法:她跟诸葛思廷之间确实有过一段,可近年来诸葛去国外出席活动,身边的女伴一直在变,就说明他们之间的感情就算延续着也并不稳定,很大程度上白蓁只是不得不倚靠诸葛思廷。如果真是如此,那她必然会流露出脆弱的一面,这时候自己就可以趁势而上了。
    不得不说,他的这一手算盘打得还算可以。毕竟,他不可能知道,是白蓁本人在背后可以引导这种八卦走向,一方面她本人很忙不可能陪思廷出差;另一方面她刻意要求诸葛思廷带不同的女伴来营造“她被抛弃”的假象。
    杂志上有一张叶芝川代言某大牌的广告照片:她穿着裁剪精良的叁件套,下身是一条过膝盖的格子长裙,她躺在一叶小舟上,小舟卧在水城的狭长水道上,她黑色的直发过肩,阳光映衬下瞳仁显现出琥珀的光泽,她的眼中似有旁人看不懂的惆怅……
    白蓁十分喜欢这张照片,甚至想把这一页撕下来,吴铭见她盯着叶芝川的广告照看了许久,便搭话道:“虽然她很火,可我觉得她少些女人味,白小姐就很好。”
    白蓁礼貌又疏离地微笑:“我很喜欢芝川,一个女偶像的女粉多少是她人气能否常青的关键,她就非常好。”
    吴铭接连撞上两次枪口,身子摆正到自己的位置上,不再尝试搭话,白蓁问空姐要了两份有叶芝川咨询的娱乐杂志继续翻看。
    下机之后,白蓁颇为不耐烦地让吴铭陪她去酒店入住,叶瑜坐的是与她同一班飞机,订了同一间酒店,她拿到房卡之后,径直将吴铭拒之电梯外,电梯里装成陌生人的叶瑜先一步摁下了关门键。
    电梯门刚一关上,白蓁便扑到叶瑜的怀里撒娇:“跟那狗东西坐飞机可累死我了。”
    叶瑜搂着她的腰,凑到她耳旁问:“他没有动手动脚吧。”
    “没有。直接去我的28楼吧,你的东西都放我那里。”白蓁靠在叶瑜的肩膀上,手指在他胸口滑动着,“白天你陪玩,晚上你陪睡。”
    叶瑜吻她的耳朵,如果忽略掉吴铭那只苍蝇,他甚至可以认为这是他跟主人的双人度假,心中泛起甜蜜:“好的,主人。”
    “对了,你订到‘船票’了吗?”白蓁忽然想起了来兰岛的最主要任务。
    “今晚会有人上门送手环,明晚会有船只到特定的码头接我们过去。只要摸到门路,并不难订,据说那是兰岛最大的黑帮,邦本兴业的产业,主人你要小心……”叶瑜颇有些不安地皱了眉头,他想起了景先生在启程之前对他的嘱托,出于他个人的角度,他也自然会保护主人的周全。
    邦本兴业,也就是邦本会,由于老会长年事已高,他的儿子又不成器,底下几个若头(副会长)都蠢蠢欲动,其中一个若头姓范,道上称之为范老九,他是其中最年轻的,原本也是最有希望成为代理会长人选,可惜被几个若头联手逼上了“方舟”,暂时排挤出竞争圈子。
    吴啸天的债权正是在这位姓范的若头手里,叶瑜隐隐有些担心,生怕白蓁不会像自己所说的那样单纯地去谈判并买下债权。
    一直到两人安放好行李,白蓁换上棉质T恤和长裙,带上遮阳帽,挽着他走在街道上时,叶瑜仍旧忧心忡忡。白蓁拿着两瓶饮料,刚想问他喝哪个口味,叶瑜心不在焉地接过左手拿一瓶扭开盖子就喝,她微微皱眉,只得到柜台现行付款。
    “怎么回事?要是不耐烦陪我逛,就先回吧。”白蓁自然知道叶瑜在担心什么,她要做的事确实有些危险,为了事情发展顺利,不被亲信之人搅局,她必须现在就敲打敲打他。
    4月底的兰岛,将近叁十的温度,叶瑜涨红了脸,他失落地看着白蓁垂下手:“主人……”
    白蓁拉着他往外走,扑面而来的热浪,让她皱了眉头,踩着脚底一块不平的石板:“有话快说,不然你定了明天的飞机就给我回本土。”
    “主人……”叶瑜想去拉白蓁的手,却被她提前避开了,他抓了个空,心下越发慌乱,一双狗狗眼仿佛带上了水雾,白蓁撇过头没有看。
    “别叫了,谁知道你到底听诸葛的还是姓景的。”白蓁抱着双臂冷笑,“自己一个人,有些事也不是不能做,你回本土好好想想吧。”
    她刚转身,就被叶瑜从背后搂紧:“主人……你说好不会扔下我的……”
    自己什么时候答应过他这种事?叶瑜强压的哭音听着让人心碎,白蓁却是一头雾水,这捡来的小狗怎么对自己执念这么强呢?不能够啊……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谁不会对这俩抱一起正在上演虐恋情深的俊男美女多看两眼,白蓁率先败下阵来,连忙说道:“行了,演个五分钟就行了,外面热死了快别抱了。”
    “不行,我不回去。”叶瑜还真就跟她犟上了。
    “不回去,但是都得听我的,不然我就让你去管理芙拉吉尔。”白蓁无奈道。
    “我要待在主人身边,不去U国。”叶瑜就是不放手,他能感觉到主人的态度已经软化了,微笑地贴着她的耳朵,呼吸她身上的花果甜香。
    “那你乖点,我做什么不许跟他们说。”白蓁嘟囔着,拍了拍环在她腰间的手,“有些事你知道就行了,你就当我跟你两个人的秘密,告诉其他人做什么?”
    “好,我听话。”叶瑜笑着松开白蓁的腰,拉住她的手走在靠外的一侧。
    登上“方舟”的凭证——两个镀金有编号的全新手牌当晚由酒店的工作人员送了上来,白蓁手里把玩着自己的手牌,手指摩挲着上面的编号,意外发现自己跟叶瑜的居然不是连号,也不知是故意还是自个儿运气好,工作人员交代给自己的那一个居然是“008899”。她约摸越奇怪,拿过叶瑜那一个“007165”掂了掂,自己的牌子看着是薄一些,却比叶瑜的要重,她嘴角一抽,她的这一个总不见得是足金的吧……
    未免叶瑜多心,她把自己的这一块丢进了明天要用的手包里。
    ========
    吸溜子:是新后宫成员呢,还是后宫们不知道的旧人呢
    白白:不认识,谁啊?
    某位生闷气。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