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纵馥郁之华

7裂纹(下)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抵达包厢,对门的玻璃落地窗外是竹林,四月里好春光下倒是一片好生气,白蓁脱下米色风衣挂在一旁的衣架上,她毫不客气地坐在主位上,黑色的及肩发一边别在耳后露出石榴石制的大耳环,与嘴唇上的榴花火红相得益彰。
    没等多久,那位“墙头草”股东便推开门来了,他架着一副眼镜,却不像个书生,总体来说相貌算是比较平庸。他进门看见白蓁坐在主座,谭文毓坐在左上手,傻子也明白两人的来意,心下正盘算着如何说话才能争取最大的利益时,谭文毓站起了身走到他跟前。
    “李总,这是我外甥女白蓁。”
    白蓁这才缓缓站起,脸上似笑非笑地气势十足,她伸出右手往前只走了两步,李林下意识弯腰往前补齐这些距离,走到一半才意识到谈判的节奏已经被两人掌控了。白蓁相当潦草地虚握了手,随后抽出来往右手的位置一指:“李总,坐。”
    宾主落座后,早茶的餐点便流水似地摆上了桌,揭开一屉屉小蒸笼,精致的茶点冒着热气。
    “李总,听说你爱喝福鼎白茶。”白蓁的脸上还是那副表情,稍显居高临下地问。
    “唉,我们也就是胡乱喝罢了。”李林原本以为白蓁这小姑娘可以忽略不计,专心对付谭文毓就好,没成想她的路数一时间也摸不清,只能谦卑地退让。
    “那不能这么说,年长一辈的人总有许多地方值得年轻人学习。”白蓁的姿态仍旧比较高,没有一丝求人的意思,“一壶茉莉花一壶白茶。”
    茶上来之后,谭白两人忽然掐灭了之前建立起的谈判的意头,竟开始正儿八经地吃早茶,两人皆是高门大户出身,别说碗筷相击的声音了,连咀嚼的声音也几乎听不到,不至于局促不安,这静寂的用餐氛围让出身平凡的李林感到有些压抑,他几度想要开口,却发现两人的视线从未往自己这里瞟一眼,最终还是把话咽下去,李林从未想过一顿早茶的时间如此难熬。总算还是被李林逮到了机会,他叫住服务生:“茉莉那一壶茶汤颜色浅了,去换吧。”
    白蓁道:“换玫瑰。”
    李林问道:“白小姐不爱喝茶吗?”
    “喝,只要能提神的,都喝。”白蓁放下筷子,看向李林,脸上仍旧那副神情,让人根本无法忽略她的气势去欣赏她的美貌。
    “不能仗着年轻就熬夜,我家那小儿子也是成天熬夜不上进,打游戏!”李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没办法,跟那边对接有时差。”白蓁说的语焉不详。
    李林的脑子开始飞速转动,时差,多半说的是U国与Z本土的时差,那么对接是否意味着她在U国有自己的事业?看样子并不像故弄玄虚,最好还是敲敲山探听一下比较好。
    “白小姐不亏是白董的女儿,年纪轻轻便事业有成。”
    “算不上什么,不过是闲来无事帮帮朋友罢了。”白蓁说的轻巧,丝毫没有透露自己的底牌,却也没明确否认。
    李林不敢确认,喝了口茶,他看了眼坐在圆桌对面的谭文毓,他优雅地喝着粥,似乎没注意到李林的视线一般:“那也比许多孩子好太多了,之前华家的小女儿还闹着想进娱乐圈呢。”
    “看人吧,有些人你让她去管理公司,还不如放她去娱乐圈呢。”白蓁话锋一转,“我看李总你的投资眼光很独到,不知道现在手里有多少许氏的股份啊?”
    李林眉心一跳,心想她总算切到正题了,又疑心自己同朱琳接触交谈一事被发现,说得含混:“也没多少。”
    “我也没别的意思,许氏也只是因为捏着风能开发的尖端科技,市值才一路水涨船高……”白蓁忽然停住了,她深深地看了李林一眼。
    李林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这也正是他没有答应朱琳的原因:白氏股价总体下跌态势,而许氏这几年来的走势稳中走高,就算朱琳以溢价10%来同自己换股,也没法保证自己未来拿到手的白氏股份是不是亏的,更何况白骥倒下后人心浮动,用白氏股换许氏股,就算加上再多的筹码,一时间也不会有股东有这个魄力同朱琳合作。
    “白小姐,你的意思是……”李林试探性地问道。
    “我?我没什么意思。刚才茉莉的茶汤颜色确实浅了。”白蓁端起茶盏喝了口玫瑰花茶。
    “撑死我了。”刚坐进车里,谭文毓便叫道,“我就是不适应广式早茶……”
    “我看你晚饭都不用吃了,省得看外婆的臭脸不好吗?”
    “呵。我看李林有的纠结呢……还有块硬骨头你什么时候啃?”
    “等我拿到3%股份再说,不着急。”
    “八月初的董事会选举很可能会提前,别怪我没提醒你。”谭文毓说道。
    “谢谢舅舅陪我这一趟。”
    “太阳西边出来了?”谭文毓很快收敛了玩笑的神色,“下午我让司机送你去,晚饭时候就在楼下等你吧。”
    “行,省得他饭后说什么‘我送你’的酸话,我怕忍不住撕了他那张蛤蟆嘴。”白蓁接受了谭文毓的好意。
    生日宴会时的惊艳过后,吴铭越发觉得自己手机通讯录那些根本是庸脂俗粉,即便有白夫人的保证,自己的母亲仍不认为白蓁会轻易嫁给儿子,可机会难得,她只能叮嘱儿子殷勤些,别毛躁。
    吴铭知道时间紧迫,不敢怠慢,订了一家高档法餐厅,循序渐进地提出自己想同白蓁多了解彼此的意图,并且邀请她去兰岛度假休闲一个月。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甚至连下一步都想好了,结果白蓁竟然点头同意了。
    她擦了擦嘴,微笑道:“听说在兰岛跟本土之间的海域有一艘豪华游轮,上面好玩得很。”
    吴铭大乐:“海上赌城嘛,其实就一个噱头,白小姐想去看看?我们去了兰岛,可以抽空上游轮看看。”
    白蓁微微摇头,在桌上烛火的跃动中,她的眼眸似有流星,连带着左脸颊的痣都活色生香起来:“我不太感兴趣,我还是比较想在兰岛逛逛街,吃点美食,然后悠闲地看看海。”
    吴铭看得呆住了:“好、好,听你的,逛逛街,看看海。”
    用过晚餐,白蓁乘坐谭文毓的车回江府的公寓,给景桓打了电话,告诉他决定下下周决定跟吴铭去兰岛,饶是知道她去套消息的,景桓仍有些生闷气。
    气着气着,他决定让远在U国的诸葛思廷也分担一下,便给他去了一封邮件。
    生气还是有用的,就在兰岛之行启程的叁天前,景桓给白蓁送了份大礼。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