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纵馥郁之华

6无聊桥段(5)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淋浴房中,腾腾的热气将玻璃房间弄得雾气缭绕,热水根本浇不灭久别后爱侣之间的浴火,白蓁面对瓷砖墙壁,双手被景桓抓着手腕固定着,脚尖掂着抬起圆润的小屁股,深色的肉棒是不是隐没在红艳艳的小穴之中。
    “阿桓啊……肏我唔……太舒服了,肏坏我的小骚穴……”白蓁的头脑被情欲和热气熏蒸得理智出走,嘴里吐出的话语越发淫荡。
    景桓微微皱眉,轻轻拍打她常年注意塑性锻炼出的美妙臀部:“小骚猫真是越来越浪了,在国外总不会跟他们玩过叁人行了吧。”
    叁人行,这是什么天才想法?这个想法她居然没有勾引叶鱼和思廷为她实现?白蓁的脑海里只能冒出这两个疑问。
    “唔,还没有……第一次叁人行要留给你嘛……还有一个人你来选,啊!”白蓁说的话引得景桓次次深顶她的花心,阵阵酸楚惹得她脚尖发麻几乎要站不住,“呜呜,阿桓,小穴要被你顶坏了……”
    景桓也后悔自己怎么就提醒了她呢?只得咬着牙不断冲撞着小穴,另一只手绕到前面,肆意揉捏她的椒乳。
    “阿桓……最喜欢阿桓了,唔饶了我吧……”白蓁轻轻摇着腰肢,嘴上求饶,实际却想用花心去蹭大龟头,那种酸楚又满足的感觉让她,几乎维持不住自己的姿势。
    “你怎么就这么贪吃呢?”景桓叹息着,用固定她双手的手去搂住她的腰来维持她的平衡,他早就知道的,她坏心眼又贪心,可在他心里她是独一无二的,无人可以替代,所以,他选择了这种方式待在他的身边,就算世俗无法理解,他也无所谓。
    “呜呼呼,今天阿桓要负责喂饱我……”白蓁软乎乎地撒娇呻吟。
    “用什么喂你?嗯?”景桓轻咬着她的肩膀、颈窝和耳垂。
    白蓁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用阿桓的精液……射满我……啊……”
    景桓退后些许将肉棒抽出,大量粘稠拉丝的水液顺着穴口随着花洒水流冲刷下去,他翻转过白蓁的身体,让她分开双腿,托住她的屁股将她抱起来,用深吻封住了她这张让人开心又让人生气的樱桃小嘴,肉棒再次钻进她的小淫穴里。
    背上贴着已经被自己体温捂暖瓷砖壁,小穴的媚肉被猛烈的抽插偶尔带出一点,敏感带也好花心也好,所有的快感都杂糅在一起,不断被冲撞,然后尽数拍打在她的身体里。高潮来得又急又猛。
    当她企图绞紧甬道时,被景桓强制将花唇往两边分开,穴内的水液没了窒碍般系数洒在深埋她体内的龟头上,她咬住景桓的肩膀,有些无助地颤栗着,高潮时还被不断冲撞花心,毫无疑问对白蓁来说近似酷刑,比高潮更可怕的失控还在侵袭着她,令她呜咽着求饶。好在景桓并没有折磨她太久,在数十下抽插之后,他再次射进了她的穴内。
    “景桓也是坏蛋……”激烈的性爱之后,白蓁真的是连一根手指都懒得动了,她任由景桓给她洗干净身体,再套上合适的吊带睡衣。
    “我的宝贝蓁蓁,我都叁年没有碰你了,体谅一下。”景桓吻着怀中人的额头,满足地回答,她在U国的时候,就算工作再忙他也会在节假日抽时间飞过去看她,只可惜那厢的诸葛思廷严防死守,他没能找到机会。
    “你家为什么会有适合我尺寸的衣服?”白蓁躺在景桓怀里迷迷糊糊地问。
    “你妹妹挑的。”
    “什么?!”白蓁一下子惊醒了,瞪圆眼睛看着景桓。
    “我装修这边的时候,白辰也给了很多建议……她说,这样你肯定喜欢。得知你要回来之后,她刷我的卡去帮你买了一堆衣服放在这边的衣帽间里……”
    “这我就不明白了……”白蓁一头雾水。
    “她好像从小就很喜欢看我跟你在一起。”景桓安抚地拍了拍白蓁的后背,“你当年被送出国之后,她大哭着跑到我家,问我会不会去U国陪你。见我不回答,她哭得更凶了,说万一你被别人追走了怎么办?”
    “她那时才十岁吧?!”白蓁哭笑不得。
    “是啊……她快高考那会儿,圈子里不是传你成为小诸葛先生的情人了吗?她,就挺生气的,我还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景桓看起来颇为苦恼。
    “你倒是对白辰姐夫这个角色挺适应的。”白蓁的语气不咸不淡,教人听不出情绪。
    “确实适应,可我知道你不想被婚姻家庭这类的伦理束缚,所以我找时间会跟她谈谈的。”景桓的拇指摩挲着白蓁的后颈轻声说道。
    “倒也不用你去说……”白蓁实在疲乏,说着说着便沉沉睡去了。
    凌晨两点,她体内的生物钟把她唤醒,白蓁一下睁开双眼,发现床头柜上静音的手机正亮着,她挪动身躯去够手机,手搭在她腰上的景桓也醒了过来,是妹妹白辰的电话。
    白蓁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睡意消减了大半,连忙接通电话:“喂?辰辰?”
    “姐姐,我刚刚半夜起来画学年作业的时候,听到了妈妈和吴家二房的电话!”那边白辰的声音压得很低,却有止不住的发颤,许多音节听起来十分破碎,让白蓁心中隐隐作痛。
    “慢慢说,怎么了?”因为下午景桓给出的消息,白蓁心里有了底,她的语气倒也没有多焦急,她想给自己的妹妹传递一份安定感。
    “有个嫩模怀了吴铭的小孩,大概六七个月了,吴家希望尽快敲定你跟吴铭的订婚宴,可能会让吴铭下月找机会带姐姐你去兰岛,置办东西,总之在孩子出生之前把事情办完。”白辰一口气说了许多,就算着急,她说话也有条有理。
    景桓趴在她的背上,头侧在手机边听着,白蓁安抚着妹妹的情绪,告诉她自己会注意的云云。
    “他们就不能想想办法吗?嫁到吴家这种事……”白辰说道。
    “谁们?”白蓁有些好笑地问。
    “就,小景哥哥还有诸葛先生啊?他们如果喜欢你,怎么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姐姐你快告诉他们啊!”
    “辰辰,自己的事情要自己来处理,不能想着依赖别人。”白蓁正色道,“他们喜欢我,并不能成为我绑架他们为我处理问题的理由。如果我不能摆平这件事,那我又有什么能值得他们喜欢呢?”
    此言一出,景桓原本抚摸她肩膀的手僵住了,无声苦笑。
    他也好,诸葛也好,叶瑜也好,谁都想借着替她包办一切、处理一切麻烦的由头,将她圈在身边,可谁都做不到。她仿佛洞悉了他们的目的,任何事情她只愿意借力,不愿意让人全权替她代劳。也正因她的坚持,他们叁人才会莫名地产生“她不会偏向任何一人”的安定感,彼此间方能相安无事。归根结底,他们之间都存在着情感方面的惰性:他们和白蓁在节奏过快的生活下都渴望获取情感和肉体上的安慰,可正统爱情下除了这些粉红泡沫下还存在着其他隐性规则。谁都不想承认爱情是沉重的,有时会让人透不过气,恋人之间对彼此的期待会成为负担,还要抵抗双方的负面情绪与喜新厌旧的人类本质。
    他们或许会私下抱怨她的独立,可谁都清楚,她的独立与强大才是构成这段异化的情感乌托邦的支柱,在她身上,除了轻飘飘的醋意与时不时必须压下的独占欲之外,没有其他负担。多少婚前的美满爱情被现实压成了齑粉,又或者磨平棱角归于平淡,景桓和诸葛从他们各自的父母家庭已经得到了答案,这也是为什么童话会以“王子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草草作结。
    更何况,他们的身份是如此特殊,接近他们的女人难免带着明确的目的,欲求一目了然,让人厌烦。在她身边是最轻松的,她只是看着他们本人,对于他们的附带价值,她甚至可以做到不屑一顾,景桓不想去尝试其他的选择,诸葛则是尝过了其他选择的滋味后发现白蓁才是无可取代的。
    姐妹之间的聊天还在继续,白辰从姐姐这里一知半解地了解了她稍显不同的恋爱观,白蓁亦从妹妹那里了解到了目前虞西一带名媛圈子里是怎么传她和诸葛还有景桓之间的,最主流的说法是诸葛思廷跟她只是玩玩的,她回国之后就主动跟她断了联系(那她住的房子岂不是还要交房租),至于她跟景桓之间只是因为当初白骥在天圣传媒危机时给予了融资,景桓只是看着这份恩情照顾她而已(这个玩笑她跟本人开过了,效果一点也不好)。
    白蓁不肯透露自己的计划,白辰却能从她的话语里得到安心的感觉,妹妹要求姐姐向自己保证绝不会嫁入吴家,并获得了承诺。
    “姐姐现在在哪里?”
    白蓁稍稍愣了一下,坏心眼地回答道:“被景桓压着呢,他把我手压麻了。”
    白辰听到之后,成年的她自然懂得其中意思,脸稍稍红了起来,连忙说道:“那我挂了!不打扰你们了!”
    “好,你快去睡觉,不要半夜画图。”白蓁叮嘱道,从容地挂断电话。
    “我没有压到你的手。”景桓附在白蓁的耳边说道,“你要起床吗?”
    “嗯,稍微处理点邮件,时差就是麻烦,你继续睡。”白蓁侧过头,碰了一下他的嘴唇。她的手机屏幕再次亮了起来,这次是条短讯,是个陌生号码发的。
    “我是吴铭,不知道白小姐能否赏脸这周一起吃个饭。”
    白蓁和景桓对视了一眼,后者看到了她嘴角的坏笑,她在键盘上敲下“好,时间你定”几个字,景桓看到她的笑就知道吴家要遭殃了。
    ======-======
    吸溜子:有些人看着像单推,其实是个cp党。
    白辰:景白天下第一!姐姐大人天下第一!还有,同担据否!
    芝川:你跟我没法比,但凡我出场,你姐最爱的肯定是我。
    某个名字还没出现的妹妹党成员之一暗自冷笑。
    与此同时,某位年少时犯下的过错打了个喷嚏:小猫怎么还不来找我……想她……
    吸溜子(小声):她把你忘了。
    emmmmm,第十章之后会开始收费,因为我没有时间搞抽奖活动一类的,所以索性就没有定的和别家大大一样,会比较低。_?乙(???)_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