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纵馥郁之华

6无聊桥段(3)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坐进车里,白蓁发现景桓在自己喜欢斜倚的位置放上了靠腰的软垫,从高中同他交往以来,她总能在细微之处发现景桓的细心周到,他就像是跟自己生活了数十年那样,了解她的习惯。每每她开玩笑般地问起他是否是自己前世的情人时,景桓只是看着她微笑,却不说话。
    她不愿放任自己的阴暗猜忌,决定放松下来心安理得地接受他的好,待到景桓拉开另一侧车门坐进来时,白蓁习惯性地把小腿搁在他的大腿上,景桓微微避让,有些无奈地说道:“被你泼了点香槟,你别弄到了。”
    白蓁的嘴角勾起迷人的弧度,脚趾轻触他的腹部的衬衫纽扣:“那你脱了啊。”
    景桓无奈又宠溺地笑着一把抓住她的玉足,衬衫上的香槟只有一点点,可见白蓁是控制力度泼的,只是他现在有事要说,不能被她轻易地挑逗起来:“别闹,蓁蓁。你不想知道今天谭姨让你来的原因吗?”
    白蓁立刻收起了脸上魅惑的神情,变得严肃认真起来,脚脚也安定地缩在景桓的手里:“你说。”
    景桓为白蓁变脸速度之快惊讶了一瞬,他低头用拇指轻轻摩挲着白蓁被过于下压的鞋面设计勒出的一条红痕,将结论先行告知:“谭姨可能是和吴家的二房达成了什么协议,想让你尽快嫁给吴铭,来掩饰一位即将出生的私生子。”
    “为私生子掩饰他的私生子的存在,套娃啊。”白蓁无情吐槽。
    景桓原本还有些为谭文雅这样出卖白蓁而感到生气,听到这句吐槽之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啊……吴家那点的破事简直可以养活好几份小报,吴铭之前虽然花,可从来没‘闹出过人命’,这次他玩的一个嫩模想要嫁到他们家,她不知使了什么花招,竟然让她怀上了。吴家不想让门第这么低的人进来,又不想放弃自家的血脉……”
    “可是吴家二房手中的许氏股份只有2%,难道吴家还有其他人跟我妈一同交涉了?”白蓁用食指轻轻点着自己的下巴沉吟道。
    “这我不知道,现在吴家的老爷子也不太行了,据说老年痴呆越发严重了,我认为二房如果想在老爷子死后还保有一席之地,肯定不会把手里许氏的股份都卖了。”景桓帮着一起分析。
    “你说的对,顺着你的思路来看,站在吴家二房的角度,她应该是要增加自己手里的股份,或者削弱对手的股份。”轿车驶出地下隧道,阳光透过车窗帘子的缝隙落到她的脸上,“是否可以大胆猜测,实际上需要大量资金的是吴老太,或者她的儿子女儿还有孙子。”
    她脸上自信又闪耀的神情,景桓觉得一辈子都看不腻,他微笑着点点头:“我派人吩咐旗下小报最近多盯着点吴家大房的动向,一有消息就告诉你。”
    “嗯。”白蓁下意识想去掏手包里的香烟盒,掏了个寂寞,多半是叶鱼拿出来的,她把手包往地上一扔。
    景桓微微勾起一丝弧度:“房子已经看好了,不过是顶层加复式的结构,兼有湖景和夜景,决定好了就去过户。”
    白蓁盯着景桓的侧脸看,他正巧拿下眼镜,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拭,稍显锐利的眼睛此时微微垂下,他很快又将眼镜戴上,消减了眼睛的锐气,整个人又变得温文尔雅,他偏过头问道:“看什么呢?”
    白蓁没说话,冲景桓勾勾手指,后者会意抱着她的腿,挪着坐到后排车座的中间,白蓁戳了戳他的脸:“在看我好看的男朋友,刚开始追你的时候,还以为你多高冷呢,多少女孩子在你那里碰了钉子。”
    景桓微微低头,笑了,抬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左膝盖——那是她十一年前受伤最重的地方,白蓁的态度有些不自然地将膝盖挪离了他的掌心,景桓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动作,心中难免觉得苦涩,接过方才的话题试图缓和气氛:“我怎么舍得让你碰钉子呢……”
    “总不会是因为以前我家给你们融资了,所以对我这么好的吧。”白蓁扑闪着一双动人的剪水双瞳,把景桓气笑了。
    “小坏蛋……你明明知道我是真的……”景桓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虽然白蓁本人没什么良心,更不知真爱为何物,可她还是辨别得出,叶瑜、景桓和诸葛思廷显然是栽在她这里,没个十年半载地爬不出坑,至于她学生时代在蹩仄小巷子里的那几次年少轻狂的对象,纵使她觉得那个少年十分带劲,也还是挥挥手把他扔进了情史的尘埃里。
    “蓁蓁,在想什么呢?”景桓抬手将她的一缕鬓发别到耳后,看她嘴角挂着奇怪的微笑,发问道。
    白蓁用手推开一点车窗的帘子:“在想,这条不是回我公寓的路。”
    “我把你从那么糟糕的环境里接出来,还给你提供信息,蓁蓁,你总得给我点奖励……”景桓的手隔着礼服的衣料从她的大腿缓慢地抚摸到她纤细的腰间,当他在吴铭的生日会上,看到她穿着这件礼服款款从楼梯上下来时,他看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包裹在黑色缎面的礼服下,肩膀、锁骨还有胸部大片雪白的皮肤裸露在外,连宝石都不能夺走半分光辉,一想到在场所有的雄性生物的目光都曾经毫不遮掩地看着她,景桓的心里盛满了疯狂的嫉妒,然而当她尽可能地快步走到自己身边时,愉悦和得意才逐渐赶走负面的嫉妒。
    白蓁微笑着抚上景桓的侧脸,另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凑近他的耳畔轻轻吹气:“我穿这条裙子好看吗?我知道,你刚刚在为别人看到我的模样而有点生气,可是别人只能看我,你能把我这条裙子脱下来啊……”
    景桓认识白蓁的时间最长,也是最早放弃抵抗她魅力的人,他单手将她的腰环住,一手从被她撕开的裙摆处伸进去抚摸她幼滑的大腿,他偏过头,两人的吐息自然地缠绕在一起,嘴唇相贴,她的嘴唇微张,方便景桓的舌头进去攻城略地。他显得很是急切,吮吸得白蓁舌根发麻,他的吐息连同两人的口水混合在一起,发出让人脸红的水声,他的手忍不住向裙下继续探索,揉捏着她的大腿。
    “嗯……”白蓁被他吻得呼吸有些困难,轻轻推了他的胸膛,好在他及时意识到了她的不舒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她的嘴唇。
    “蓁蓁,快到家了……”景桓的额头贴着她的,声音因为情欲而沙哑低沉,听见他这么叫自己,白蓁也被调动起了欲望。
    轿车沿着小区车道平稳地进入了车库,司机没有擅自打开后座的隔断,安静地流下钥匙离开了。
    听着司机的脚步声逐渐离开车库,白蓁的嘴唇如同蜻蜓点水般碰了一下景桓的唇峰,后者心领神会,解开了她后颈的系带,和侧边的拉链,拉链的滑下的声音就像一点信号,轻易点燃了两人的理智。
    追-更:yushuwuu.vip (woo18.vip)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