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纵馥郁之华

6无聊桥段(2)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四月一号,愚人节,这吴铭出生的日子还挺好。
    白蓁坐在谭女士特地派去接她的车里,手机里翻着让齐陆麟去查找的几大股东持股明细,生怕让齐晋那老头分析出自己的意图,她还要了一堆可有可无的材料。
    到了吴铭包下的加贺酒店豪华公馆,车辆缓缓驶入公馆的入口,公馆外的草坪上围着好些个叁线小明星,可见吴铭这生日会层次之低。
    为了放松谭女士的警戒,给白辰或者其他谁争取一点时间,白蓁觉得这个生日宴并不算浪费时间。她深吸一口气,门童拉开了车门,她最讨厌鱼尾设计的裙子了,白蓁尽量优雅地将双脚挪到了地面,拿着手包,朝门童微微动了一下嘴角,是一个浅淡的微笑。
    A  Privé的这条裙子将白蓁的身材完全衬托了出来,两袖用闪亮透明的材质做出泡沫一般的效果,从她的臂弯一路向上斜飞,胸前的设计就像是两片黑色的花瓣又像是两个贝壳,脖子上的一根细彩金链子垂坠下叁两颗宝石,同胸前以及两袖的部分巧妙地连结,加上裙摆类鱼尾,又在走动时掀起内侧装饰的层层迭迭纱摆,她就像是一条从深海里走出的黑化美人鱼。
    她之所以讨厌鱼尾设计的裙身和裙摆,只是因为她厌恶人鱼这个意象,她认为人鱼是个极具男性凝视意味的意象——无知天真的小人鱼因为爱情以痛苦为代价将鱼尾变为双腿,她讨厌人鱼公主的意象,却相当喜欢安徒生,因为安徒生让这个天真的小人鱼在遭逢背叛变得丑陋之前化为了泡沫。
    人鱼意象之所以变为男性凝视,大概是因为他们渴望那种由一条鱼尾变为美妙的双腿,而这对美妙的双腿又被他们所打开,这种由一生二,再变为爱潮的想象或许令他们兴奋不已。在这种牺牲性的痛苦奉献中,他们获得了虚无的满足感。
    当然她在小时候考虑过,如果自己作为人鱼,喜欢上了人类男子,她会怎么做……当然是把该男子拖下海,然后囚禁到爱上她,愿意为她承受痛苦变成人鱼为止吧,想想就让人觉得兴奋!
    她的黑发全部挽起,正红的唇膏将她的类似爱心上半部分的唇峰突出起来,她走进公馆,抬起头,不咸不淡地看向二楼上俯视来宾的吴铭。吴铭心中那膨胀的自大和掌控欲仿佛就被那一眼给戳爆了。
    大部分来宾并非白家所处的那个最上层的圈子,因此大部分人并没能认出白蓁,他们议论纷纷,不知这位杂糅天仙和魔女特质的贵气小姐究竟是谁。
    “是明星吗?总不可能是二叁流那种的吧?”
    “还没出道的?”
    “看不出年龄啊……”
    “啊,我好像,有点印象……”一个纨绔子弟忽然说道。周围的人连忙问道:“谁啊谁啊。”
    在那位纨绔还在卖关子的时候,吴铭操着他也没察觉到的狗腿步伐走到白蓁面前,那位纨绔这才故作神秘地揭晓:“是铭哥的未婚妻啊,哈哈哈,我们过去看看。”
    场馆并不大,他们的议论,白蓁自然都听在耳朵里,可她懒得驳斥,吴铭已然走到她的面前。这位吴家老太爷二房所生的儿子才比白蓁大7岁,许是酒色催人老,他看上去活像四十多的中年油腻男。白蓁强忍住想拿自己的手包抽他一顿让他保持距离的欲望,淡淡笑着:“吴少,生日快乐。喏,礼物。”
    吴铭接过白蓁手里的细长盒子,笑道,“你……能来,就是最大的礼物了。”
    他故意把“能来”两个字说得很轻,白蓁维持着公式化的笑容,在心里猛翻白眼:“我来,确实能令这里蓬荜生辉。”
    吴铭险些挂不住微笑,嘴角抽了一下:“白小姐……你慢慢玩,我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白蓁微微颔首,从走上前来的侍者托盘里拿了一杯玫瑰香槟,缓步走上二楼,站在更加隐蔽的地方俯视着全场,她看了眼手表,心想:这才过去十分钟不到啊……
    她收回前言,呆在这里当真是浪费时间,吴铭的交友圈子堪称下行典范,也是,地位同吴家差不多的子弟不愿意与纯粹的纨绔交往,从他的行为和言语可以看出来他似乎很享受被追捧的感觉,将旁人的阿谀奉承当作酒水,一杯杯灌下肚。
    白蓁俯视着会场中的人,谭女士让司机将她一送到就把车开走了,摆明了想要让白蓁进一步跟吴铭接触,最好由他将她送回家。
    若想把她“卖”个好价钱,怎么能挑吴家呢?就算是为了股份也不行啊……白蓁忍不住感慨谭女士没有“商业”头脑。
    她百无聊赖地拍了张会场照片,发给了妹妹:“这种地方真无聊,一个有脑子的人都没有。”
    白辰似乎正把手机拿在手里,回复得很快:“里面还有好几个O.U子公司几个不太红的年轻女演员。”
    “她们为什么会来?”
    “听说吴家也有O.U的股份,不过不多,我也是听小景哥哥说的。”白辰很快回复道。
    “那个,很火的叶芝川也签了O.U吧,幸好她没来,不然我会原地崩溃的。”这句话的后面还附了一个猫咪大哭的表情包。
    白辰看到表情包,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又忙,咖位又高,不会来这种场合吧,也只有那种想拿资源的人才会来,大概。”
    “我很喜欢她哦,是她的新粉!”白蓁的嘴角也浮现起了温暖的弧度,“辰辰喜欢她吗?”
    “嗯,叶芝川有点小恶魔又很讨人喜欢的,分寸感特别好也很有梗,业务能力特别强,可能是太完美了,我反倒不太能get到她的点。”白辰想了想,继续打字,“我可能更喜欢那种很努力,偶尔遇到有些事情不太擅长的人吧……”
    “可以理解……被你这么一说,这类人还真的挺可爱的。好无聊,好想撤啊……”
    “我帮姐姐叫车?还是一直陪姐姐聊天?”
    白蓁觉得自家妹妹真可爱,可爱到只是用文字聊天就让她可以忽视周遭的低俗气息:“我在等一个王子从天而降,把我带回去。”
    这条讯息刚发完,公馆的门又打开了,身材不逊于模特,不苟言笑又透漏着儒雅气息的戴细框眼镜的男子出现在了门口,他甫一进门就不动声色地四下寻找着什么。
    白蓁发了个卖萌的表情给妹妹:“小景哥哥来找我啦。”
    白辰忍不住微笑,她一直很喜欢看到姐姐跟小景哥哥在一起,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嗑cp吧。
    白蓁从隐蔽处往外走了走,笑眼同恰好望上来的景桓对上,她分明看到了他的一丝笑容,吴铭迎了上去。
    “哎呀,景董亲自来给我送生日礼物吗?老弟倍有面子。”
    白蓁又拿了一杯香槟走到附近的角落,刚好听到这句话,暗叹吴铭有够不要脸的,明明景桓跟她同岁,居然自称老弟。
    景桓没多跟他废话,送了东西便打算走,转身时往白蓁所在的角落望了一眼,她会意从斜刺里冲出,精准地将手里的香槟洒到了景桓的身上,顺带还泼了一点到自己的裙摆。
    景桓赶紧扶住白蓁,生怕她崴到脚,这一扶就将她圈到自己的怀中,看着他眼中分明的担忧,白蓁眨了眨眼睛。
    “啊,景董,白小姐……要不要去换件衣服啊?”吴铭眉心一跳,生怕景桓说他招待不周。
    景桓微微摇头,笑着说:“没事,我先回去了,想必白小姐裙子脏了,再待下去也会觉得尴尬。”
    “不如我……”吴铭还没说完,景桓轻轻摆手打断了他。
    “不必麻烦了,正好我顺路带她回去。”
    门刚在两人的身后关上,景桓自然地搂住白蓁的腰,低头附在她耳边说道:“我来就是带你走的,不要再弄洒香槟这种无聊的桥段了啊……”
    他的车就停在门口,确实没打算久呆,景桓替白蓁拉开一边的车门,白蓁弯腰,只听得“撕拉”一声,她将过窄的裙摆撕开到了膝盖处,随后淡淡地说道:“我忍这个鱼尾设计很久了。”
    首-发:danmei.info (woo15.com)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