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纵馥郁之华

6无聊桥段(1)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眼瞧着回国都快一个月了,白蓁这里对收购许氏股份的事没有一点进展,齐陆麟那边也通过讯息报告自己暗地里观察白闻道无甚特别的情况,可说是陷入了全面僵局。她脸上看着貌似毫无焦躁之色,可叶瑜知道,她晚上吃助眠药变得频繁许多,大半夜的常常醒转后爬起来去处理工作平复心情。她还会盯着手机的跟某人的聊天页面,陷入沉思,叶瑜也知道,白蓁是在纠结要不要让妹妹去刺探自己母亲那边的动向。
    叶瑜相信她最终能顺利解决,只是看到她强压焦虑不与人言,自己默默消化的模样还是会感到心痛。诸葛思廷曾经因为她这种不良习惯同她争吵过,在芙拉吉尔第一次面临重大危机并顺利解决之后,输的当然是诸葛思廷。
    白蓁的话将他驳斥得体无完肤:“领导者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把自己的焦虑传染给自己的同伴和下属,更不该把焦虑转嫁,那无助于解决问题。只有在什么时候都保持强大的自信才是正确的不是吗?”
    诸葛思廷:“为什么不依靠一下我呢?”
    白蓁皱了一下眉头:“因为我们是合作伙伴。”
    诸葛思廷说不出话,他的理智相当认同白蓁的话,两个人的焦虑会不断传染放大,必须要有一股强大的人阻断这份焦虑,终止无谓的原地打转,才能开拓新的通途,可情感上……他觉得自己对她的感情已经投入到迷失自我了,而对她而言,自己可有可无。
    相比起诸葛思廷最初的纠结,叶瑜全盘接受了白蓁的心性强大,全无怨言地包揽了白蓁日常工作中的杂事,话虽如此,叶瑜心疼自家主人之余,还顺便悔恨一下自己在厨艺方面的短板。
    这种时候,景先生究竟在做什么呢?叶瑜不由得想。诸葛思廷平均一两天就会假借公事和白蓁视讯,景桓除了第一天陪主人回家了一趟,还有几次不痛不痒的通话,他的存在感似乎十分薄弱。
    他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和他家主人是同款,叶瑜给白蓁采购衣物佩饰和日用品的时候,经常暗藏小心机地买一对,就连前两天她戴的墨镜都是他买的。
    “机会可终于来了,谭女士让我过两天去吃晚饭。”白蓁揉着鼻梁,举着手机给叶瑜看,叶瑜自觉地离开自己的办公桌,走到白蓁的身后,轻轻给她按摩起来。
    “主人,我物色了几个造型师和买手……”叶瑜问道,在U国,白蓁出席大场合的造型都是专人负责,诸葛思廷出差时甚至会叫营养师去公寓里给白蓁配餐,目下刚回国,一切都要谨慎低调,她的步入式衣柜显得空空落落。
    “反正要搬家,这些先不用了,万一败北了,灰溜溜逃回去不是麻烦吗啊?晚饭那天你送我过去,我晚上让家里的司机送我回来。”白蓁拉下叶瑜摁在他太阳穴的手,微微摇头,“谭女士肯定有事求我,否则万一她倾尽手里的资产去砸许氏股份,我就没空子钻了。只要有机会,鸿门宴也是要去吃的。”
    回到家之后,妹妹趁母亲在顶楼挑衣服的时候把白蓁拉到了自己房间,不安地秀眉蹙起,说道:“姐姐,一会儿妈妈让你做什么你都别答应。”
    白蓁心里明白白辰是为了自己好,心头一暖,伸手抚平了妹妹的眉心:“为什么啊?”
    “姐姐!妈妈想帮我拿下许氏的股份,她怕我碍事没告诉我究竟和哪家搭上了线。我直觉得,她今天要你回来,肯定是想,想……”白辰着急得舌头打结,竟一时间也没想到个合适的词语,却被自家姐姐给补充了去。
    “想坑我。”
    “啊,嗯……”白辰下意识觉得这词不太对,却又说不上来。
    “行,我知道了。”白蓁抬手捏了捏妹妹的脸,随后揽过她的肩膀,“我们下楼去吧,不然一会儿谭女士下来以为我俩说什么悄悄话呢。”
    晚餐时分自然也延续了白蓁刚回家时的那份尴尬,谭文雅似乎有话要说,往往复复地给自己打气,因为心里有事,汤也没喝两口就让撤下去了,倒是白蓁不拘小节地享用着,待到白蓁吃到七分饱时,谭文雅总算打好腹稿开了口。
    “洗——”这小字的音还没发全,谭文雅就觉得浑身不对劲,她确实没怎么叫过白蓁的小名,眼下两人的关系也不会因为这声尴尬的小名而变得亲密,她索性略过称呼,直接说道,“你才回来,可是不能总在别人家的房子里待着没事做,好歹在社交圈里先亮个相,让人知道你回来了。”
    此言一出,白蓁强忍笑意,原来老头根本没告诉谭女士她在国外创业且小有家当的事。
    难不成在谭女士眼里,自己在国外真是被思廷包养的?这等好笑话可得回去说给他听。
    白蓁放下碗筷,擦了擦嘴,手肘支在餐桌上,谭文雅不悦地盯着她那无礼的手肘看了好几秒,才又将视线转回到她身上,看着大女儿那双又亮又勾人的眼睛,气不打一处来,没过一会儿,只听得她娇滴滴地叫着:“妈~我没有礼服和合适的鞋子。”
    白辰双肩一抖,筷子的鱼片滑进了碗里。心想:姐姐这是做什么?
    谭文雅也被白蓁这一出妖招吓得不轻,平静过后,心里却更加生气,她深呼吸两次后,咬着后槽牙招呼来了佣人阿姨:“这件是A  Privé的老款,我买了从来没穿过。”
    连衣服都给自己准备好了,看来容不得自己不去。白蓁倒也没想逃避,她伸手打开了装礼服的长盒子,嚯,还真是自己曾经眼馋过的高定,可惜它的类鱼尾的下摆设计自己不是很喜欢。谭女士这波可是下了血本啊。白蓁心中暗叹,白辰猜不透姐姐心里在想什么,又看到母亲拿出漂亮裙子,心中警铃大作,却又不敢公然反对母亲,只得在桌下轻轻踢姐姐的脚尖。
    “什么时候啊?”白蓁合上盖子,轻松地问道。
    “四月一号,吴家的老叁吴铭生日,都是你们那一辈的人。”
    “哦——”白蓁刻意拖长尾音,直视谭女士,吴铭是吴家老头二房生的,纨绔一个,加之吴家跟白家谭家根本不算一个档次,平日里谭女士应该是看不上他们的。
    谭女士被自己的大女儿盯得不自在,回避了她的目光,像是终结话题般潦草地说了句:“别丢了我的脸。”
    白蓁但笑不语,心中盘算:谭女士看得上吴家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吴家持股许氏18%,吴家也算是许氏科技的元老了,可他们家的持股比已经低于20%了怎么可能再转让股份了?原因只有一个:他们需要流动资金。
    白辰显然在生姐姐不听自己的气,站在门口送白蓁时绷着一张小脸,一言不发。
    “行了,别板着一张脸,夜里风凉,赶紧回去吧。”见谭女士道了别就转身进屋,白蓁眉眼弯弯地拍了拍妹妹的脸颊。
    “你还笑。”白辰小声抱怨着。
    “干嘛不笑啊。”白蓁附在白辰的耳边,“谭女士如果跟吴家二房联络,你听得到就帮我听听。”
    白辰稍稍放心一些,连连点头。
    ====
    最近眼皮一直在跳,是不是用眼过度了啊,特别不舒服,叹气。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