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纵馥郁之华

4前夜之事(上)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也不怪谭文毓一开始误认为白蓁和叶瑜之间很纯洁,他们刚进庄园的时候,白蓁戴着墨镜提着手袋几乎没和叶瑜有什么视线接触,晚上吃饭的时候叶瑜也只是安静地坐在末位,外婆那种大小姐出身的人不会对他有任何好奇的发问,他竭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谭文毓也就自然地认为他们只是上下级关系。
    名叫叶瑜的这位青年确实稳重而且容貌显年轻,有种十七八岁少年的青涩与干净。就谭文毓身为舅舅对白蓁的了解,这款应该也是她会喜欢的类型,可从他俩进门以来彼此之间略显生疏的态度来看,白蓁似乎没有下手。
    因为白蓁和母亲的关系不甚亲厚,她和自己的外婆关系也算不上太好,席间常常被沉默尴尬的氛围笼罩,白蓁因为性情稍有恶劣,就算有能力去调节氛围也不会这么做。
    很多时候,人们常常认为餐桌上的氛围和谐有利于大家的食欲,白蓁和谭文毓是两个不论氛围多么恶劣都能安之若素地填饱肚子的家伙,叶瑜人生的前十多年都食难果腹,只要有吃的不论怎样的环境他都能不动如山地进食,因此冰河般的进餐环境最终影响的只有白蓁外婆的胃口,她吃得不多,很快就离席了。
    白蓁的外婆离开了一阵后,白蓁问谭文毓:“你干嘛不说话?”
    谭文毓反问:“你怎么不说?”
    “我这不是跟她关系微妙嘛……”
    “我也一样。”谭文毓是白蓁外婆年过四十生下的孩子,也许是高龄生产带给这位世家小姐难言的痛苦与产后的疾病,白蓁外婆对自己的小儿子并不那样疼爱,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
    “她肯定刁难过舅妈。”白蓁断言,她出国后两年,谭文毓和自己少年时的家庭教师才得以完婚,两人这些年克服的困难不再赘述,然而这样美好的结局并没有持续多久。
    “不过她没理她,到最后妈也觉得无趣了,双方就休战了。”谭文毓平淡地回复道。
    “在舅妈看来,外婆一定很幼稚吧,说不定只是把她当成老年熊孩子罢了……”白蓁在上中学之前也很熊,或许跟她所受的教育有关,射箭、骑马、算术和书法是她的必修课,每次回谭家庄园,她总能搞点令家长们头大的事,今天铲了外婆的名贵兰花,明天把珍稀绿梅的枝丫当作靶子来射……唯一让她诚心拜服的人只有舅妈,她身上的神秘气质与渊博的学识,不仅吸引了年少的谭文毓,更降服了小魔王白蓁。
    总之那一天的“团聚晚餐”就这样沉闷地结束了,外婆的房间在主馆二楼的东南侧,白蓁被安排在二楼的西南侧,谭文毓的书房和我方则在叁楼的同侧,叶瑜安排住在一楼西南的某间客房。
    夜来,倒春寒的风骤起,晃动着光秃秃的枝丫和窗棂,叶瑜简单地冲了个澡,公馆室内恒温,他穿上裤子,将浴巾挂在脖子上裸着上身走出客房配套的盥洗室,头发没来得及擦干,从发梢偶尔滴落下水珠。他听见风声,将窗帘打开了一些,看了两眼窗外摇曳的树枝,之后刚从包中拿出笔记本电脑,连上电源线,就听到一阵和缓的敲门声:“叶先生在吗?”
    他并不习惯这样的称呼,匆匆套上了T恤走过去打开了房门,是一名年纪不大容貌还算过得去的女佣人,她怯生生地抬头看了一眼叶瑜,很快忸怩地低下头,声音娇滴滴道:“牛奶助眠……”
    “哦,谢谢。”叶瑜冷淡地拿过托盘里的玻璃杯,刚准备关上门,忽然想起了什么嘱咐道,“大小姐睡前也要喝牛奶,热到50度给她,不要烫到她,哦,她小时候就住过这里,你们应该知道吧。”
    “呃,是的。”年轻女佣人的态度变得有些尴尬,似乎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好。
    “我关门了。”叶瑜说完这句话后,就当着她的面把门阖上了,倒也不怪他态度粗鲁,跟在白蓁身边这些年,但凡跟着她出差,而自己单独睡,晚上十有八九会遇到这样的骚扰,如果不把甩冷脸表明态度,她们中的有些人根本不会放弃。叶瑜知道,她们只是把自己当成了一支潜力股在投资,企图用对付一般男性的手法对付他,她们的行为毫无意义,开门看到她们的瞬间,叶瑜的心里只有失望和不耐烦,他希望看到的人只有主人。
    叶瑜反手锁上房门,来到书桌前打开了白蓁的商务邮箱,刚准备替她整理邮件,就听到了指关节敲击玻璃的声音,他拉开窗帘,看到白蓁披着单薄的浴袍带着笑容站在窗外。他连忙探身拉开窗帘,推开窗户,白蓁没料到竟然这么冷,嘴唇都有些发紫,不过还是灵活地从窗户爬进了房间,她蹬掉攀爬时被弄脏的家居鞋,跪坐在书桌上,翻身关上窗户。
    “外面好冷啊。”白蓁穿着浴袍,就像一只大猫猫蹲在桌上,好奇地翻过笔记本查看屏幕,随后将腿自然地垂在桌沿边,叶瑜怕她冷着了,坐到她面前,将她的脚握在自己的手掌中,意外的不是很冷。
    “主人怎么会在窗外?”叶瑜将她双足不冷,就让她虚踏在自己的腿上,用自己的双手去温暖她的小腿。
    “我从上面爬下来的。”白蓁的眼睛亮亮的,满是孩童般的得意,“跟你的房间不在一条垂直线上,导致我判断失误,没能落到窗台上,直接下到了地面。”
    叶瑜微微皱了眉头:“如果主人要叶瑜过去,只消发个消息。”听到主人爬下来找自己难免喜悦,可爬外墙的行为到底危险,叶瑜不希望她受一点伤。
    “好嘛……”白蓁一只手贴上叶瑜的脸颊,“在这座公馆里,回到房间,我就突发奇想这么做了,我和妹妹的别馆雾园虽然好玩,可主馆也有特别的意趣和氛围。”
    室内温暖,白蓁身体很快回暖,叶瑜抱着她的小腿,往后靠在椅背上,直视她神秘得仿佛要把人吸进去的双眼,问道:“那是什么样的氛围呢?”
    她抚摸着他半干的发丝:“公馆这样的设计是军阀时代的产物,仿佛不顾土壤就从外界移植了花……纵然花活了下来,可绵延千年的水土怎么可能不改变这株花呢?于是像这种设计的公馆里会诞生各种各样的故事:一缕艳魂回来找本该一同殉情却在最后一刻退缩的小少爷,公馆的小姐听了学堂里的思想和年轻的佣人热烈地相爱,在深山修炼的小狐狸修成人形结果误打误撞进入了公馆结识病弱少爷……”
    她列举的故事越发狗血,叶瑜带着笑意聆听,这些对他来说很陌生的故事概要,他并不在意她说的内容,不论说什么他都愿意永远地听下去:“那么我的主人,如果你在这座公馆的故事里,你进我房间的行为该怎么解释呢?”
    “女军阀看上了男学生,借资助他的借口,将他拐带到自己的巢穴中,然后漏夜偷袭……”白蓁拉起叶瑜的手,引导她自膝盖向上抚摸,叶瑜的手伸进了她的睡裙之下。
    她轻声娇笑,双足探到他的腿间,涂着海棠红的脚指甲称着她的双足愈发莹白可人,叶瑜的肉棒已然勃发,炽热又坚硬,他的双手索性都深入她的裙底,打开她的双腿,用拇指隔着内裤抚弄着白蓁的花瓣:“我觉得故事不是这样的,男学生一定是早就看上了军阀才会接受她的资助,然后故作犹豫地在假期住进来……”
    “唔……嗯……那他还真的很大胆,啊……”白蓁单手后撑,她的腰早就因为叶瑜的挑逗软得直不起来了,叶瑜隔着内裤摸索到了她阴蒂的位置,是不是搔弄刺激,令她的脚无法接近逗弄他的男根,热流从脚心一路上涌,她的话语变得断断续续,诱人的呻吟成为了她檀口中所能吐出的所有内容。
    叶瑜解开她系带的内裤,将那块湿透的织物扔到一边,掀开她的睡裙,将她的双腿分开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的嘴唇果断地含吮住她濡湿带着淡淡香气的瓣肉。
    “啊,阿鱼,你……嗯……啊……不要总是舔阴蒂,会很快就泄的。”白蓁软软地命令着。
    叶瑜稍稍用舌尖顶了顶阴蒂之后,用手指轻轻分开她的花唇,舌尖伸进花穴之中,浅浅地戳刺起来。
    “啊嗯……阿鱼……”白蓁呻吟着,叶瑜挑逗着她穴内最浅的敏感带,加上舌头的柔软灵活,她几乎撑不住自己的上半身,痒和快感连接在一起,还有空虚自更深处涌起。
    叶瑜能感觉到他的主人舒服得小穴不自觉收缩起来,双腿下意识想要夹住他的头,却被叶瑜的双手带着轻柔却不容置疑的力度固定住。
    “阿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弄了……嗯啊……”舌头的进出让身体敏感的白蓁已然意乱情迷,她眯起眼睛,周遭的一切都像蒙上了水雾,乳头早就挺立起来,随着她呼吸的起伏和身上的睡裙摩擦着,她想要用手揉一揉自己的乳肉,可又怕支撑不住往后倒,这时腿心间宜良,叶瑜离开了她的腿间,她眯着眼睛带着情欲与撒娇一样的不满问道,“怎么不弄了?”
    “想问问主人是不是想先到一次?”叶瑜用拇指的指腹抚摸着白蓁瓣肉上的小珍珠。
    这小孩学坏了,不过她不讨厌。白蓁点点头,带着坏心眼笑着,酒窝里的痣带着蛊惑的魔力。
    叶瑜再度凑近,呼吸喷洒在她的花唇上,引得白蓁微微发抖,带着淫露与口水的艳红花瓣勾引着他,他把整个花穴含住,舌头不断戳刺着她的鼓胀的小珍珠,她的呻吟变得高亢起来。
    “阿鱼,阿鱼啊……”她叫着独属于青年的爱称,情潮来得汹涌,一下子淹没了她,她下意识想躲,想夹紧自己的腿,却被叶瑜强行分开着,热流从她的花穴深处有些急促地涌了出去。
    “阿鱼,唔……到了……啊!”叶瑜忽然的吮吸,让她的淫液都自然都涌入了他的口中,她眼角微红地看着叶瑜离开她的花穴,年轻的喉结微动。
    “主人的水好多……”叶瑜微笑着,将白蓁从桌上抱起,随后将她平放到床上。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