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纵馥郁之华

3波长同调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白蓁挑着带走一部分资料后,齐晋授意齐陆麟给白蓁做司机,她没拒绝,在齐陆麟拉开副驾驶位置时,她绕到后面坐进了后排,然后顺手拉上了隔绝前后座声音的隔板。幸好今天开的视频会议比较常规,否则她就是延期也不会在从未检查过的车上开。
    那之后过了几天,齐陆麟被齐晋提点了两声要认真对待白蓁的工作,尽管前者并不算十分乐意。齐晋自然知道白蓁还要参与管理别的公司,可她这样叁四天地没有消息,属实让他有些动摇——会不会押错宝了?会不会她根本意不在此只是走个过场?
    这么想着的齐晋给白蓁打了个电话:“喂?小蓁,回来这么长时间还有没有去看你爸爸啊?”从齐陆麟这两天的回报来看,白蓁一次都没在医院现身。
    “啊!”话筒对面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讶,“我给忘了,嘛,等我回江府了再说吧。”
    齐晋的嘴角抽了抽:“那你现在在哪儿啊?”
    “在舅舅这里,看看外婆啊。”
    白蓁在同齐晋见面后的第二天就去了谭文雅的母家,住在谭家庄园的主馆里,靠山面湖别提多滋润。谭家庄园共有一座主馆叁座别馆一个园子,外公去世之后,谭文毓为了不让母亲感到孤单就从孔园别馆搬进主馆居住,白蓁临时起意前来,给她们姐妹的雾园自然来不及打扫,她表示自己住不了多久,就安顿在主馆的客房里。
    当她挂断电话时,身后传来了家居鞋走进的声音,松木的自然清冽香气逐渐靠近,紧接着是杯子放在一旁的玻璃小桌上的清脆声响。
    “回国了不去看卧病在床的老父亲,先跑到这里来度假了?”舅舅半开完玩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偏过头去看到玻璃小桌上的杯子——球形冰块和琥珀色的透明液体。
    “老头又没死,VIP病房的照料肯定很周到,朱琳在那里做戏,就算她付我钱我也不会去做观众的,更何况我这种逆子做这种表面功夫反倒会让人觉得假……”白蓁理性地列举了诸多理由,谭文毓无言地笑了。
    “不过很多人就喜欢看这样的戏码:双亲某一方病重,不管之前有多大的矛盾,这些矛盾是否涉及原则性,子女都会瞬间无条件谅解,然后抱着病床上的亲人大哭,或者和照顾在侧的小妈和解。”谭文毓微笑着说出为人“喜闻乐见”的桥段,随后无情定调,“凡是会喜欢这样桥段的人,都不值得交往。”
    “如果老头传话,我去陪他一天他就给我1%的股份,我保证去。”白蓁拿起岩石杯喝了一口威士忌,“设计这样桥段的人,多半是想维护家长的权威,有成为烂人还想让儿女原谅的潜质。”
    “儿女时期总会厌恶这样的桥段,可成为父母之后,却又能共情。像我们这样一开始就认定自己是人渣,不打算把基因延续下去,不让下一代承受我们这样痛苦的人才是异类。尽管我们笃信着自己的正确性。”谭文毓将自己杯中的威士忌一饮而尽,随后扶着扶手坐在白蓁旁边的藤椅上。
    “舅舅……”白蓁垂下了眼眸,声音里透着怅惘,“那时候没能陪在你身边。”
    “不必觉得抱歉,你那时候也没办法回来吧。”谭文毓伸手越过玻璃小桌,轻拍了一下白蓁的肩膀,“如果不是为了向世俗妥协,我只想一个人送她,如果你能回来最多加个你,葬礼上聚集着那么多她不喜欢的人,最感到抱歉的人是我。”
    白蓁微微皱了下眉头,又很快松开,伸手握住了舅舅谭文毓放在她肩膀上的手,她看向舅舅,从他眼里看到了强撑的坚强,那一瞬间在记忆的深海里,她仿佛觉得身边曾有熟人也露出过相似的表情:“时间不会冲淡,如果觉得身上的担子不能卸下就只能勉力活下去。”
    “所以,跟你聊天反倒舒服很多,你不会说那些让人想要反驳又只能忍住的话。”谭文毓笑容弧度更大了些,脸上却还保留着忧郁的神色,“被自己波长不合的人安慰,就像活吞了一口痰,偏生对方还是不能把痰吐回他脸上的人。”
    “就像是‘真可惜,如果留下了儿女还能让你有所寄托’、‘时间总会抚平一切,你不要放弃希望总有一天你还会遇到你爱和爱你的人’……”白蓁压低声音模仿。
    “你是不是想让我把威士忌浇到你头上?”谭文毓收敛起了声线里所有的笑意,可脸上的阴郁确实驱散了。
    白蓁笑着看他:“你看,把你的毛顺平了,我才能求你办事嘛。”
    “不,你刚刚那两句‘安慰’可把我得罪大了,免谈。”谭文毓笑道。
    “啊,你这个人真麻烦,那我再住几天。”白蓁倒不焦躁,悠闲地伸长双腿。
    “可别在这里住了!下次要回来前打个招呼,我就算多付钱也会连夜让佣人把雾园打扫好,到时候你带几个男人住在那里都没事。”谭文毓联想起了前夜自己失眠起床从卧室往庭院走时,途径某个房间听到了令他这个“茹素鳏夫”嘴角发抽的声音。
    白蓁丝毫不在意地说:“反正外婆起夜也不会晃到我住的这半边……”
    “就算不会,我也吸取了足够的教训。”谭文毓微微摇头,“他送你过来的时候,我还真以为是你,纯洁的,助理。”
    “他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几年前在国外捡到后助学的孩子。嘛,对他来说,我可能就是‘长腿叔叔’吧。”白蓁得意地比喻着。
    谭文毓无奈地扶额:“出国认识诸葛之后才开始放飞自我,你压抑的时间有够长的啊……”
    “我虽然人渣,可眼睛不瞎,知道什么人可以交往,什么人沾上就是一身腥。”白蓁从口袋里摸出烟点燃,“我高中的那些同学里,也只有景桓的资质能进我的后宫吧。”
    “原来已经放飞到这种程度了啊……”谭文毓无力地吐槽道,“然后呢,诸葛小少爷和这位‘助理’也……”
    “我不否认。”白蓁狡黠地笑了,“只是,如果他们受不了我这种人了,就算不告而别也可以,我保证不会因为个人问题影响到同他们的工作判断,补偿心理啊什么的我根本不会有。”
    谭文毓笑了,他和自己的侄女就像两个极端,却能在大部分时候对上彼此奇怪的波频:“哈哈,好了,休息时间结束了,你来我书房吧,我听听你想让我帮什么忙,把烟掐了再进来。”
    “总之,根据我的判断,目前的朱琳大概是想用尚未到手的白氏股份同许氏按照一定比例进行交换,现在还是‘空手套白狼’的阶段,所以没什么人答应她,她后期应该会加码。”白蓁将资料同朱琳的行为结合之后向舅舅解释目前的情况。
    “你希望我在下个月的董事会上敲打敲打那些家伙?”谭文毓很快领会了白蓁的意图,“万一她不限于同时持股白氏和许氏的股东,直接去和许氏那边接触怎么办?”
    “我认为不会。”白蓁冷静地分析,“业内大家都知道白氏与许氏之间呈现拉锯僵局的态势,作为白氏的人主动去接触许氏进行交换,是绝对不容许的,朱琳肯定不想自己的儿子被人诟病不择手段公然投‘敌’;其次,作为对手的许氏如果抱有最低限度的戒心,就会猜忌朱琳骗股的意图会不会更加深远。”
    谭文毓微微点头,肯定了白蓁的想法:“确实是这样没错。”
    “事实上,有个问题我想不通……”
    “你说,我或许能为你解读。”谭文毓微笑着。
    “我走的时候白氏持股许氏已经达到21.5%,而许成个人持股只有25%,明明再努力几年就能把许氏拿下了吧,为什么老头拖了这么多年?而且我看了董事会选举记录,老头居然在平衡局势,根本没有采取攻击的意图,一味在疾风中走钢索,他到底在做什么?老糊涂,失去斗志了吗?白氏的风能业核心科技一直掌握在别人手里,他到底在想什么?!”白蓁越说越激动,到最后甚至有些破音了。
    谭文毓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平静一些,缓缓开口:“因为他想把公司保持在一定规模,好让白闻道那家伙能够学习着掌控,可惜……”
    “哈。”白蓁发出了稍显尖锐的讥笑,她微微抬起下巴,用蔑视的口吻说道,“白闻道,在我看来,就和阿斗一样,扶不动的。”
    ==========
    虽说看过修真线知道谭文毓不可攻略,照顾到新读者,这边提一嘴,舅舅不可攻略,本作也不会被其他女人再攻略,他就是个鳏夫,美味的那种(捂嘴)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