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纵馥郁之华

1归乡(3)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在叶瑜的刻板印象中,家人团聚应该是带着欢悦的话题与感动的泪水,虽说明天白蓁的日程安排是径直从家里出发去越洲的白氏新能总部,可叶瑜推测她今天应该会很晚才回来。然而八点刚过,就响起了敲门声。
    主人,回来了?叶瑜打开门,却看到她脸上半点欢愉也无,满是疲倦,她随意地脱去大衣丢在地上,靠在他的身上把袜子脱了,伸手环住了青年的腰,小声地抱怨着:“亲缘关系真是太难了……”
    叶瑜不曾见过真正的幸福家庭的参照本,更不是自以为幸福的家庭产物,因而不会提出让她讨厌的“建议”,回抱住他的主人,轻声道:“感觉主人不像在家吃过的样子……”
    “姑且回来之前吃了点,不用担心。”即便她觉得有叶瑜在身边真好,可还是无法放松警惕之心,正如她对景桓所说的,“自证清白是最难的”,因为她自身的缘故,对他人的猜忌总是无孔不入地侵蚀她的内心,令她难以安眠。
    有一句话说得对:自己心怀秘密,对人有所保留,才会猜忌、不信任他人。
    替白蓁将明天要穿的装束熨好之后,叶瑜就坐在客厅中再次检查她的日程,浴室的水声停止之后,里面传来的通电话的声音。
    “嗯是的,晋叔,我下午已经回去一趟了。”
    “辰辰很好,大概吧,我也不是很确定……总之,跟她交换了新的联络方式。”
    “不用哦,景桓在给我找房子了,住在越洲离公司近,就是能给我拨个车就好了,司机的话,明天来接送我一趟就行了。”
    白蓁穿着浴袍,头发滴着水从浴室中走出来,叶瑜连忙起身拿过干毛巾给她把湿头发兜住,她打电话的对象,叶瑜也认识,早在数天前他就以白蓁助理的身份跟对方的下属进行日程对接了。
    “下个月的董事会?我来不及的,不参加了,我去也没什么用。我跟晋叔你要的材料,都能看到吗?”
    “谢谢你,晋叔,明天见。”
    白蓁挂断电话把手机随意地扔在沙发上,叶瑜这才打开吹风机,微凉的指腹时不时触碰到她的头皮,忽然他的手腕被白蓁抓住了,因此稍稍扯到了她的发丝,然而她似乎一点也没感到痛一般,说道:“今天景桓说,我给你的太多了……”
    叶瑜关了吹风机放到一边,微微皱了眉头,不悦道:“他什么意思?”
    “你自己想……”白蓁这时候的中立话听起来真的很让人讨厌,可叶瑜不会将这份不快投射到主人的身上。
    “他在提醒主人防范我?”叶瑜恢复了平常的语气,“那主人是怎么想的呢?”
    白蓁松开了叶瑜的手,后者的心忽然被提了起来,就像钟摆那样晃动着,她转过身侧坐在沙发靠背上,面对叶瑜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扯到自己面前,如同日光下湖面般明亮的双瞳半眯起来,焦糖般的嗓音在他的耳边萦绕成蜜毒的咒语:“阿鱼,我怎么想取决于你怎么做……”
    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时间与反悔的机会,白蓁浅粉色的菱唇已经贴上了他的嘴唇,她灵活的舌头伸进他的嘴里舔吻挑逗着,叶瑜很快回应了她,他的双臂环住她的腰,缠住她的粉舌吸吮,就像两条交尾的蛇,津液的交换,暧昧的水声,她急需要一场性爱来抹平她心头的郁结。
    两人的嘴唇微微分开,白蓁的胸脯起伏着,叶瑜看着淡淡的粉红晕染着她的脸颊,眼中除了温柔更有一丝占有欲。她的双腿跨过沙发背,盘在叶瑜的腰间,他不得不分出一只手托住她的腿根,浴袍的系带在方才就已经松开了,她胸前大片的白皙皮肤都裸露在外,而他的手自然托住了浴袍下她滑嫩柔韧的大腿。
    白蓁抱着叶瑜的肩膀,羽睫扑闪着:“抱我去床上。”
    方才听到她没有表示出信任时,叶瑜的心就像被她剜了一块,是她今天回家受了什么刺激吗?不,这是她的本性。叶瑜不知为何如此笃定。
    他叹了口气认命地托着她柔韧的臀瓣把她抱离了沙发,心里酸涩,可身体对于自家主人的挑逗还是反应得很诚实,宽松的家居裤裆处已经支起了小帐篷。
    “小鱼鱼还是这么喜欢我啊……”腿心紧贴叶瑜下腹,白蓁趴在他的耳边笑起来。
    “主人,阿鱼只会为你所用,请您务必记住这一点。”叶瑜的眼里闪烁着的情感,让白蓁无法理解却又莫名烦躁,她轻咬住叶瑜的耳廓,舌尖描摹着轮廓,腰肢款摆隔着裤子摩擦着小鱼鱼。
    叶瑜无奈道:“主人,不好意思了……”
    这么说着,白蓁被叶瑜抱到卧室的墙边,叶瑜将阻碍的织物除去,炽热的肉棒抵在花穴口,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已经就着花穴分泌水液插了进去,白蓁只觉得穴内的敏感软肉被他一口气侵略了个彻底,她想要收缩小穴让肉棒不要出去,可在床上的叶瑜并不会这么“听话”,他托住她的腿根将男根几乎整个抽出,只留了冠首卡在里面,然后重重地顶进去,如此往复。白蓁几乎被他肏得有点发懵,唇边不住地溢出无意识的呻吟:“啊,阿鱼,好厉害……被肏得透透的……”
    她的脚趾舒服得蜷缩起来,指甲把叶瑜身上的T恤弄得都是明显的抓痕。
    “主人的水好多……主人喜欢阿鱼肏你吗?”
    “喜欢……啊……”白蓁微张着菱唇,有些急促地喘息,不得不承认,明明被他叫着主人,身体却被弄得不受控制,她很喜欢。
    叶瑜轻声笑了,他知道她喜欢,毕竟这些都是她教的,他腾出一只手故意隔着浴袍揉捏她的乳肉,将乳首夹在指缝间,不轻不重地挤压。
    “阿鱼……你故意的……”白蓁毫无威慑力地抱怨,她的小穴被肏得更加湿热,腰都软得几乎没法靠着墙支撑。
    叶瑜没有回答,小心地避免留下痕迹地舔吻她的脖颈,肉棒埋在花穴的深处磨着,白蓁被他弄得毫无办法,热流从花心深处不断涌出,在他没有任何预兆再度开始的冲顶之下,她抱住叶瑜的肩膀,腰腹酸胀地痉挛起来,高潮来得汹涌,她短促地叫了一声收紧甬道,淫液不受控制地尽数喷在叶瑜的冠首。
    她趴在叶鱼的肩膀喘息着,然而花穴里的肉棒仍然侵略感饱满地鼓胀着,她的声线微微发抖:“阿鱼……我明天要早起……”
    叶瑜愣了一下,刚准备拔出来,自己去解决,却被白蓁热情的小穴绞紧挽留住了,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生怕自己忍不住继续想要,开口询问:“主人?”
    “我还没这么坏吧……哪次做到一半让你自己去解决了?”白蓁有点哭笑不得,她只是希望叶瑜少做两次,“床上去,我有点支撑不住了。”
    叶瑜就像一只得到奖励的大狗狗,之前因为不信任问题引发的酸涩一下子就被驱散了,他抱着白蓁,走动之间,肉棒在花穴里轻轻搅动,两人交合处滴下了淫靡的液体。
    “嗯……啊哈……”白蓁高潮后的敏感身体在这几步路之间受尽折磨,想要却够不到,“嗯?”
    男根拔出去时发出了“啵”的一声,那些被肉棒堵住的水液从红艳的花唇间涌出来,叶瑜盯着这番景象,耳尖红得像烧起来。
    “阿鱼……快点。”白蓁用手指挠着叶瑜撑在她身边两侧的手臂,“唔!”
    她的嘴唇被封堵住,下身的小嘴也被塞得满满的,她高潮后的小穴湿热又敏感,叶瑜缓慢地抽插着战栗的湿软小穴,他感觉自己的心里被白蓁塞满了棉花糖,相较于他抽插的温柔,唇齿间纠缠近似于掠夺,津液从她的唇角流下。
    叶瑜舔去她嘴角的水液,她迷离又惑人的眼神让他真想让她这辈子只在他一个人面前露出这样的神情。他赶走了越轨的危险想法,倒不是触及道德底线的缘故,而是他明白一旦表露出这样的意图,她一定会将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收回,然后将他一脚踢开。
    欲望、不甘与忧惧的拉扯下,叶瑜低头用牙齿轻轻磨着白蓁挺立的小樱桃般的乳尖,肉棒埋在桃花源的最深处厮磨,拨开另一侧半遮半掩的浴袍,他企图用手掌包裹住她整个乳房,可嫩滑的软肉还是从他的指缝间鼓胀出来。
    “啊……阿鱼,不能总磨里面,我又要不行了啊……”
    叶瑜将一侧的樱桃吸得红润肿胀,肉棒退出了些许,在一半的位置浅浅地抽插着,同时将那一侧的乳肉尽可能地都含进嘴里,用力地吮吸。
    两种节奏不同的水声,小穴和乳肉的快感让她的感官仿佛都集中在这两处了,她轻咬下唇,抓着叶瑜的手臂。
    “阿鱼,这样不够……”话虽这么说,可小穴还是源源不断地流出水液,两人的交合处一片狼藉,“啊……阿鱼……喜欢,喜欢你这样揉,唔,要被揉化了……”
    叶瑜狠狠地啜吸了一口那一侧的乳肉,引得白蓁轻声尖叫,随后他折起白蓁的双腿,亲吻了她的膝盖,将一块软垫垫在她的腰下,用近乎野兽般的力度肏弄她早就饥渴的美穴。
    “啊,啊哈,阿鱼,要死了,要被你肏死了,啊……”蜜穴里的软肉被快速地碾磨着,就像要融化在他的热情之中,她觉得自己全身都开始发烫,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战栗,小穴本能地想要绞紧作乱的肉棒,然而在他的抽插下,变成了软绵绵的依附与吮吸。
    叶瑜被嫩穴也夹得不好受,一阵阵的快感自脊髓上升,不断乱窜,眼前不仅有她淫乱痴迷的神情,还有她胸前乱晃的玉兔;耳边还有她从来不知羞耻般的放浪呻吟。
    在他的冲刺之下,白蓁先支持不住,抵达情欲的巅峰后,那些淫乱的水流再次释放出来,在肉棒的戳刺之间被打成乳白色,从她的穴口缓缓流下。
    “啊,啊,到了唔……”她的嘴唇再次被叶瑜封住,她难以呼吸,就在这时叶瑜的欲望冲入花穴最深处,并在里面释放出来。她的腰腹和大腿根都在不自觉地发着抖,热乎乎的精液灌入时,她甚至觉得眼前闪过了一道又一道白光……
    “唔……嗯,阿鱼,你攒了好多啊……”
    叶瑜把头埋在白蓁的颈窝,声音闷闷地说:“那我如果帮得到主人许多,能要奖励吗?”
    白蓁环着叶鱼的脖子,心情好了许多,她的声音因为叫床变得有些干哑:“嗯,可以哦。”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