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纵馥郁之华

45知彼(3)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没想到买下这栋别墅,第一个来做客的人是你。”白蓁坐在茶案后,抬手取沸水倒入茶杯,随后将滚烫浓香的洗茶水倒了,满室都飘荡着茶香。
    陆云齐摘下眼罩,面色并不算友善,不过她也确实被眼前的景色小小地惊艳了一把:白蓁背后是一块玻璃,将悬崖与森林的壮丽收纳成了一幅自然图景,夜风吹荡,墨绿的树枝摇荡摆动着,不知何处惊起两只飞鸟,它们迅速飞起又没入夜色,仿佛现代与原始不过一步之遥。
    “这栋别墅藏得这么好,白董又打算藏哪位情夫啊?”保镖将别墅的门关上,陆云齐换了拖鞋忍不住讥诮着。
    白蓁倒了一杯茶放在对面,俏皮地眨眨眼睛:“能让我这么费心思的人……你懂的。”
    陆云齐吃了一口狗粮,嘴角抽了抽,她在沙发上放下那个灰扑扑的双肩背包,从中抽出几个文件袋放在茶几上,白蓁端着两个茶碗坐到她身边。
    “沉易之那D,我是真的不喜欢,阴阳怪气他排第二,会里没人敢认第一。”陆云齐提到这人就莫名不爽,“不过他藏得深,我也是回顾了很久的案卷才勉强发现了他的狐狸尾巴。”
    白蓁很快被一个标注着“顶楼,2(x),意外”的档案袋吸引了,她打开袋子,忽然发现里面的照片十分眼熟,俨然是自己在一年多前夏天干的事,她挑了挑眉:“这事儿也跟沉易之有关?”
    “他盯上你的时间比我想象得要早。”陆云齐端起茶碗,噗噜噗噜极为没有好模样地吹着茶汤,“不过也只是我的推测,既然要做成意外,很多事情也就不能深挖。”
    “谢谢。”白蓁仔细翻着材料,现在回想当时却有不少疑点,如果真心实意地想要做掉自己,那么派手法更老道的,做事不留痕迹的不是更好吗?这么想来,沉易之恐怕已经从那件事里知晓了自己的底细,之后范徵暴起夺回领地,也就是他的手笔了。
    “那么再看看这次尹会长被协会抓出去顶包的一系列事件,从地盘搜出毒丸,到发现洗黑钱,再到街头械斗和涉嫌贩卖军火,这是一条完整的构陷链条,每一步都让被顶包出去的人没有退路。”陆云齐牛饮一口茶,“说句不好听的,你觉得你家小情人这么聪明?这一系列事件看似是范徵冲冠一怒为红颜,实际获益的是沉易之那个分会。”
    “这也不算藏得深吧。”
    “我只给你听个结论,你自然不觉得多么厉害。”陆云齐没好气地说道,“我不跟你计较,协会内部派系错综复杂,帮派发展到今天,面子上都算不上什么尚武忠义,更别说里子了。”
    白蓁听出了陆云齐的弦外之音,她对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年幼的法律“黑手”的过往倒也不是很想了解,只是问道:“那我家小恶犬那里有没有二五仔?”
    听到白蓁给范徵取的昵称,陆云齐忍不住一阵恶寒:“虽然他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心眼的样子,意外地看人很准,选干部的眼光也很好,就算有安插过去的二五仔,估计也很难获取他的信任。”
    “那就好……”白蓁舒了一口气。
    “我还以为在你的眼里,他们也就是可以暖床的工具人。”陆云齐毫不避讳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白蓁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怎么会,我虽然不能算满分,好歹也是个九十九分的好情人。”
    “会跟你谈论这个问题,是我的错。”陆云齐立刻换了话题,“我查了下沉易之的背景,看上去倒是挺正常的。”
    “怎么说?”
    “原本是本土的一个小少爷,家里被人搞破产,老爹自杀,老妈没多久也死了,他被寄养在兰岛的亲戚这里,结果那个亲戚喜欢猥亵小男孩,他捅了自己的亲戚作为投名状加入了邦本兴业下的一个旁系小帮派。”
    “听上去就跟个标准答案一样。”白蓁半开玩笑地说道。
    陆云齐轻声笑了一下,起身去给自己泡茶:“同感,我去当初该辖区的档案室晃了一圈,确实有这种事情发生,时间符合,但是根据当时没有废除的未成年保护法相关条例,犯事的少年档案没有留存。”
    “果然……”白蓁听到这个调查结果并不意外,“他的身份疑点很多,这样一个来历不清不楚的人,竟然可以如此年轻就爬到高位,我还以为这种帮派内部还盛行年功序列制呢。”
    “老干部仗着威望,兀自膨胀逐渐影响到了邦本兴业的利益,年功序列制瓦解是迟早的事。社会各界都在搞年轻化,帮派自然也不会独立于洪流之外。”
    “嘿,还挺与时俱进。”白蓁的话让陆云齐的眉头稍微皱了皱。
    “虽说流行过一阵子,说分析动机对推理卵用没有。我倒是觉得对于沉易之这个人,只能用推理动机然后小心求证的方法。比如他混进帮派的动机究竟是什么,弄清楚这一点才能判断这个人之后会不会对邦本兴业造成坏影响,或者他看中你究竟是想做什么。”
    “所以你推出他的动机了吗?”
    陆云齐深吸一口气,随后缓缓地叹出来:“没有。”
    “怎么说?”
    “一般进帮派的人,要么是社会底层的边缘人,要么是有什么仇怨或是受了什么恩德……不过这些人都不会爬得很高,能活到养老年龄的也就是做个组长辅佐什么的,不然就被推出去顶枪子。”陆云齐在邦本兴业的时间比白蓁想象得要长得多,她看似身在局中,倒也能冷艳旁观这些年。
    “相由心生,沉易之那张脸也不像是这类人,如果是,他也藏得太深了,尤其是他暴露在外面的癖性,总觉得像个二代……”
    “若不然就是本身的二代叁代,不过不愿意进帮派的,有手段的干部早就把儿女送出去洗白藏好了,留在帮会里的稍有糊得上墙的。”陆云齐接过话去。
    “真是个莫名其妙的人……”白蓁感叹道,“总不能是个愉快犯吧。”
    陆云齐抽了抽嘴角:“怎么就不能是了呢?”
    白蓁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如果是,对我们来说都很难办啊……”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