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纵馥郁之华

45知彼(2)(景桓肉)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其实我也猜到了物流业那边跟邦本兴业无非就是一个类似收‘保护费’的机制,不止吉光,另外几大物流多少都替邦本兴业运过些什么,不过都是合法的,最多打点擦边球。毕竟大企业被盯得紧。”同明延腻歪了一天后,景桓便把白蓁要的资料都收集好了,她舒服地窝在景桓别墅的沙发一角,看着被她摊在身周的照片和文稿说道。
    景桓见她把周围能坐下的地方都分门别类地摆放着纸张,有些无奈地拿着咖啡坐得远一些:“只能找到这些相关的,也就一个文件袋,毕竟要窃听一个王室容易,窃听黑帮难。”
    “已经比我想象得多了。”白蓁指着一张照片,“你看,这张在兰岛博物馆的照片,在人群中居中的是邦本兴业对外身份比较清白的干部,这里,很角落的地方,这位是白伯益的特助,如果我猜得没错,这次兰岛特展上一定有山居图。”
    景桓接过照片仔细端详:“我认为,你的用处或许不是接盘本家原本跟邦本兴业的勾当。”
    “说什么呢,什么接盘,真难听。”白蓁嗔怪地看了景桓一眼,“就是啊,现在本土查得这么严……”
    说完这句话,景白两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皱起了眉头,半晌,白蓁一侧的眉毛扬了起来,粗口随之而来:“好家伙,白伯益这鸟东西是想拿我做挡箭牌。可就是不知道邦本兴业那边怎么会答应他的,我想想自己也没这么重要啊,对兰岛黑帮来说。”
    “听说本家最近给你介绍了一位年轻检察官。”景桓早在第一时间就得知了这个消息,也难为他忍到现在才提出。
    白蓁放下手里的照片,爬到景桓身边,枕着他的大腿仰头看他:“别醋,这种目的不明接近我的男人,我防着呢,谁知道他什么目的。”
    “我在想,有没有这种可能,本家根本不在意你跟这位检察官交往到何种程度,只是想给邦本兴业那边一个态度——找了接手生意的下家,也找到了能够护航的靠山。”
    “沉易之没这么傻。”白蓁想到那个心机城府深不可测的男人就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邦本兴业那里包装一下就好了,那个副手或许另有不想让帮会知道的图谋。”
    “果然还是得找机会跟他当面谈谈。”白蓁倒也不觉得烦躁,反倒是面对这样未知的对手多少有些兴奋,“既然目标转变了,那我把这里面跟那人有关的线整理出来。”
    白蓁忽然坐起身子,差点撞到景桓的鼻子,后者有些无奈地看她斗志昂扬地将文稿和照片再次分类。
    他看着她的背影,心情极为复杂,他几乎快要记不起最初的她是什么模样,她在经历了或短暂或漫长的人生后发生变化是极为正常的,只是他已经不能自诩为最熟悉她的人。经历了这么漫长的岁月,她对他的吸引力历久弥新,或者说与日俱增,那些患得患失自然也随之增长,或许她的每个情人都动过将她困在身边的脑筋,莫名地每个人都像是预料到了这么做的结局一般都不约而同地放弃了这个想法。是否她的吸引力就注定伴随着矛盾与痛苦,用最俗套的比喻就是带刺的玫瑰,每个人都把玫瑰握得紧紧的,哪怕满手的鲜血也不愿意松手。
    白蓁专注力上去之后,效率格外地快,她浏览了所有的文本跟照片,然而直接跟沉易之有关的很少,不然那就是浮于表面的一些报道,关于他对女性容貌的评头论足而招致的肢体冲突。
    不过间接与之有关系的存疑材料倒是有相当一部分,白蓁决定休息一下,再仔细研究,一定要在约定见面之前手里掌握一些信息。
    她转过头看向景桓,见他发呆,忍不住把手在他面前挥了挥,景桓面色柔和地抓住她的手。
    白蓁内心忽然涌起一片温暖,顺势倒在他的腿上,抬手抚上他的脸颊:“景桓……”
    他的眼睛里盛满了带着浅淡忧郁的神情,仿佛明知情深不寿仍旧义无反顾,白蓁觉得这个眼神令她产生了些许心虚,于是撑在景桓身侧,鸭子坐般地跪坐在他腿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
    她那仿佛盛满蜜酒的眼睛里满满地只倒影着自己一个人,景桓将她拢在怀里,两人的嘴唇便贴在了一起。一开始只是相互摩挲,她身上的馥郁的香气很快将景桓的感官包裹起来,就像是饮下令人沉醉的酒,白蓁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下景桓的下唇,他便觉得心尖都在战栗,他将她的唇舌含吮住,细细地舔过她的牙齿,随后仿佛再也克制不住一般,掠夺着她口中的津液,她娇软的吐息足以令他脱去平素冷漠矜贵的外衣。
    白蓁仍由他亲吻,放任自己软倒在他怀中,松开了他的脖颈,双手来到他的衬衫纽扣旁,一双素手一翻,便扯开了几颗扣子,景桓的肤色接近暖白,在灯光下倒真像是君子如玉。
    两人的唇舌方才分开,白蓁气喘吁吁地睇了一眼,一边继续解开他的衬衫,一边凑到他的颈畔轻轻舔吻,双手抽出他衬衫的下摆后,利落地在他的肩颈处轻轻咬了一口,微微的痛麻感更加激起了景桓的占有欲。白蓁满意地看着他的眼神被情欲完全侵占,景桓解开她真丝衬衫的背后扣子,不由地想到她穿上这件衣服时是谁给她系上的扣子,那丝丝的醋意眼下变成了最好的催情剂,他将象牙白的衬衫拉下她的肩膀,解开了她前扣的内衣,看到了她胸乳上还残留着的欢好痕迹,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白蓁生怕他醋喝多了翻车,将自己的内裤脱下后,又拉开了景桓的裤链,欲望的凶兽弹了出来,蓄势待发。
    景桓的视线从那些吻痕上移到了她因为情动而挺立的嫣红乳果上,一下就张嘴咬了上去,白蓁正用湿漉漉的花唇蹭着那硬挺的肉棒,胸乳被湿热的口腔包裹着,痛感伴随着酥麻一下子让她软了腰。景桓埋头在她胸前又吸又舔,肉棒随着他的动作一下下碾磨着她的花核,白蓁被弄得在快感的边缘挣扎。
    “嗯,啊……好舒服,不够,还要……”白蓁撒娇着。
    景桓腾出一只手抓住她的另一侧玉兔,用指缝夹住乳头,将雪白滑腻的乳肉肆意揉捏,满足地听着她的娇嗔含颤,他自然也觉得胯下胀痛,恨不得立刻捅进她的小穴里,然而他有心稍稍惩罚她一下,便将她一把抱起。
    白蓁双腿立刻环住他精练的腰肢,淫汁满溢的花穴不住地在肉棒上磨蹭着。
    景桓吐出乳头,轻拍一下她的屁股:“宝贝这就忍不住了?”
    “你就忍得住?”白蓁目光流转,轻轻一瞟景桓。
    景桓笑了一下没有回答,推开了客厅隔壁客房的门。
    两人倒在床上,白蓁迫不及待地想要解开景桓的裤子,却被抓住了手腕,景桓分开她的双腿,凑到她的花穴边,花唇翕动着,不断有透明的淫水流出。
    他伸出舌头从花唇下面一路舔到花核,周而复始缓慢地舔过,快感被他死死地控制着,就像是一种软性的折磨,白蓁忍不住求饶:“阿桓,给我……啊,舔到了,唔,再舔舔,求你了……”
    景桓不回答,一直用这样折磨人的频率时不时刺激一下花核,小穴的水流得更欢快了,白蓁的身上很快浮起了薄汗。
    “阿桓,蓁蓁想要肉棒……蓁蓁的小骚穴想要你的肉棒肏,狠狠地肏……把小骚穴都撑满……”
    听了这话,景桓觉得更难以忍受了,故而稍稍愣了一下。
    白蓁见有戏,便继续加码:“阿桓啊……蓁蓁想要你插进来,射满小骚穴,小骚穴想含着你的精液睡觉,灌满我,好不好嘛……”
    景桓的脑海里一下子闪过了乳白色的精液从眼前的小穴里缓缓流出的场景,他狠狠吸了一口流淌淫汁的花穴,如愿听到了她淫乱的叫声。
    他利落地脱下裤子,将忍到极致的肉棒对着花穴一点点插了进去,白蓁满足地抓紧了身下的床单,空虚无比的小穴正被一点点填满,穴内的褶皱也被肉棒一点点撑开,她抱住景桓的肩膀,满眼的得意与满足。
    景桓的性器深埋入小穴后,白蓁满足地笑了:“最喜欢你了……”
    他略微愣了一下,低头含住了白蓁的嘴唇,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同正在汁水淋漓的花穴里抽插的肉棒一般发出水声,骚动着双方的鼓膜和心跳,两人交换着呼吸同津液,那些来不及被吞下的液体便沿下她的嘴角,花穴处不断涌出的透明汁液也沿着白蓁的股缝一路流了下去。
    一吻终了,白蓁面带桃色地娇喘着,景桓看着她勾人的眼睛,轻声说道:“小骗子。”
    随后,他舔去她嘴角的甜津,轻柔地抚弄着她的乳肉,嘴唇沿着她的脖颈一路下移,与之相对的,他的肉棒却包含着侵占意味着不断进出着小穴,每一下都带出深红的穴肉和粘腻被打成细沫的淫汁。
    “啊,唔,好舒服……阿桓肏得好舒服,里面都热热的,要融化了……”白蓁放纵着自己吐出淫乱的话语。
    她的胸口忽然一疼,景桓轻轻咬着她雪白乳肉上的粉色印记,随后在上面吮吸出更深的吻痕,他的揉捏乳肉的力度也逐渐变大,在性器摩擦的滔天快感下,这些浅浅的痛感更将两人推向失控的边缘。
    肉棒一下下顶弄着花心,小穴随之夹紧肉棒,景桓额前的汗滴到白蓁的胸前,引发她微微的战栗。
    “宝贝别夹,让我肏进去。”景桓轻声诱哄着,龟头一点点挤进花心。
    白蓁带着些许痛苦地皱着眉头,任凭景桓的侵入,酸麻感连同着极乐将她吞没,她下意识地箍住了穴内的肉棒。
    景桓觉得抽插进出变得无比困难,快感在脊髓处乱窜,一点点让他忍不住射精的欲望,他倾身吻住白蓁的嘴唇,在龟头稍稍退出花心后,一下挤了进去,精液也随之释放在里面。
    精液射在宫壁上的快感令白蓁浑身战栗,她搂住景桓,小穴发着抖紧紧夹着那根还没释放完的粗长肉棒,快感在她的身体里不断翻涌,如同上瘾般的。
    “啊……”嘴唇被放开,她沉浸在快感的余韵中,什么话都说不出,景桓抱着她高潮后脆弱又柔软的身体,同样没有说话。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