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纵馥郁之华

45知彼(1)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晨起,诸葛明延温柔地看着枕边尚未清醒的白蓁,抢在弟弟反应过来前提出来Z国继续开拓业务的决定实在明智,尽管现在跟她不在一个城市,也总比跨国要强得多。
    “你醒了?”白蓁半醒间的声音时略带沙哑的软糯,她往明延怀里钻了钻。
    明延很快感受到美人在怀的情况下,晨勃是多么难忍的一件事。
    “你硬了。”白蓁继续欺近明延,温暖的手滑下他的腹肌,探入他的内裤,指尖在他的龟头处轻轻一划,明延倒吸了一口气。
    白蓁眉眼含情,娇笑着拉开被子跨坐到明延身上:“别看你一脸正经的样子,肚子里坏水可多了。”
    她轻轻抬起屁股,用手指勾下明延的子弹裤,将稍有湿意的花穴口蹭上这根昨晚让她欲仙欲死的大肉棒上,明延扶着她的腰,任由她在自己的肉棒上蹭:“小宝贝昨晚洗完澡没穿内裤。”
    “反正早上要脱的。”白蓁扭着腰让花穴口在又热又硬的大肉棒上摩擦,龟头时不时磨过阴蒂,让她腰腿发软,幸好明延的手扶着她的腰,“啊嗯……那你在这边工作不另外找住处吗?”
    “不找了,我前两天已经把必需品都搬进来了。”诸葛明延明明被小穴蹭得爽到恨不得立刻插进去,脸上还是装得一本正经。
    可白蓁就是喜欢他这种假正经的样子,她俯下身捏了捏他的脸:“在他的公寓里睡我,是不是很爽?”
    尤其是诸葛明延,是永远不可能放弃跟弟弟竞争的,很多时候会让人怀疑他究竟是因为白蓁是弟弟的心上人所以喜欢,还是出于单纯地被她这个人吸引,不过白蓁不在意。这个问题,恐怕明延自己也回答不上来,不过骤然心思被白蓁戳破,感觉多少有些微妙。
    白蓁也知道再聊下去,气氛都要没了,她直起身子,意味不明地勾了一下嘴唇,扶着肉棒就往已经足够湿润的小穴里塞。
    有些弯曲的肉棒一路抵着她的敏感带滑入,白蓁难耐地咬着下唇,快感抽去了她几乎所有的力气,当她将肉棒完全吞下时,双腿已经开始不自觉打颤,手也不得不撑在他的胸膛上。
    明延的手掌从她的裙摆边探入,开始揉捏她柔软的腰肢,触手滑腻的皮肤让他的肉棒格外兴奋,白蓁撑在他的胸膛上,微微眯着眼睛前后摆动着,小穴吃到大肉棒之后,水流得更多了,只是轻轻地扭动,就会发出水声。
    见白蓁不说话了,诸葛明延又有些别扭,他轻声叹了口气:“小蓁,我真的很想你……”
    白蓁懒得去扯清楚诸葛明延心里的弯弯绕绕,她俯下身子,含住了他的嘴唇:“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明延抱着白蓁坐了起来,肉棒在花穴里又顶深了几分,白蓁嘤咛一声抬起双臂环住他的脖子,主动把舌头伸出来给他吸吮,肉棒顶得她花穴内壁又疼又爽,天生的好形状随便动两下就能让她浑身发软。明延微微皱着眉,吻得十分投入,他将娇软的女人紧紧搂在怀里,尽情吮吸这她的舌头,蹂躏她的红唇。
    肉棒埋在体内戳刺着,花心酸软不堪,饶是被填得满满的,光是顶弄花心却仍然觉得还不够,实在是被内卷的情人们喂得胃口都大了。
    她轻轻夹了一下肉棒,明延便懂了,搂着她的腰,嘴唇移向她的耳垂:“知道了,宝贝的胃口真大……”
    “那你快把我喂饱了……”白蓁带着明延顺势倒在床上,明延搂着她的腰,将肉棒退出大半随后九浅一深地戳刺着,娇软的媚叫很快从她的唇畔溢出。
    藕荷色的缎面睡裙被他掀起,明延把头埋在她的胸口,用手挤弄着,将两边白花花的乳肉都挤到一起,张嘴将两边的乳头都含进嘴里,细细品尝啜弄。
    “嗯啊……好舒服,两边都被你吃了……”白蓁无意识地夹着肉棒,挺起腰好像是邀请明延继续吃她的乳肉一般。
    明延被她夹得忍不住射出来,稍稍退出一些后,又大力地撞了进去,牙齿轻轻划过她的乳晕,在乳头和小穴的双重刺激下,白蓁猝不及防地高潮了。
    “嗯啊……流出来好多水,湿哒哒的……”
    明延抬起头,看着她脸带桃花地撒娇,真是淫荡又可爱,他将她搂得紧紧的,肉棒一下下深凿着花心。
    “小蓁,小蓁……”
    明延叫着她的名字,越发加快了操穴的速度,将还没从高潮中落下的白蓁再度顶上了巅峰,她的指甲死死扣住他的肩膀,身体如同紧绷的弓弦,高潮的快感是被摁下放慢键的短暂,当两人的身体陷入床垫时,白蓁环抱住明延,忽然没来由地说着情话:“明延,我真喜欢你啊……”
    “也就是说你会在这边待个一年,再回去跟思廷轮换?”
    “他也该挑大梁了,不能总是我劳碌命。”明延吻着白蓁的额头,满足又得意。
    白蓁笑了一下:“他玩心眼还是玩不过你。”
    “吉光物流的那个位置,爸妈本就更看好他,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我只要过来管个Z国业务就行了。”跟掌握的权力比起来,还是待在她身边更好,明延想清楚之后,立刻在Z国总监退休时提出要过来继续开拓业务,让弟弟上位历练的要求。同弟弟扯皮很久后,两人终于达成了一年轮换的协定。
    白蓁正趴在明延身上腻歪,忽然电话响了起来,她颇有些不耐烦地从他身上爬起,坐到床边,瞥了一眼来点显示,接了起来。
    明延在她鬓边吻了一下,随即起身出去做早饭。
    “干嘛?”
    “曦曦跟她哥哥的关系变好了?”白飞椋斟酌着措辞,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为什么要干涉员工的家事?”白蓁反问,随即补充道,“一个八卦换一个八卦。”
    “据说白琰喜欢上了一个偶像,听说他打算等她隐退了追求她。”白飞椋找了个还算有点份量的本家八卦。
    “我让你讲八卦,没让你讲这种小报都不理的八卦。”
    白飞椋深吸一口气,深深地体会到了弱势群体的无奈:“是他某次找我喝酒的时候透露的,他在某次有娱乐圈人去‘助兴’的酒会上对那个偶像一见钟情了,还出手帮人家解决了一个意图不良的家伙。”
    “屁话少放,讲重点。”
    “这个小报肯定不知道他也不敢让别人知道生怕自家老子去搞人家小偶像。”白飞椋一口气说完随后,故作神秘地停顿了一下,见白蓁丝毫不好奇,有些气馁道,“他暗恋叶芝川。”
    “噗。”白蓁被这个结果逗笑了,“好吧这个八卦我个人比较感兴趣,虽然对我搞本家没什么大用。嗯,两个人可能确实在修复关系,但是曦曦没打算跟家里修复,就只是跟她哥而已。”
    怎样的修复关系会像两人打过炮一样?白飞椋忍不住腹诽。
    “飞椋,你有多喜欢曦曦?”白蓁不相信爱情能长久,却操纵情感能让人获得想要的东西,她轻声笑了一下。
    白飞椋愣住了,他以为白蓁不会问他这种问题,因为在他的认知里,白蓁是个完美情人,只有抽离出情感之外,才能成就鱼塘里这么多鱼割舍不掉的完美。
    “少年时候不懂事,觉得她身上有种矛盾的气质,很吸引人,可我也知道那时候的自己很不圆滑,会惹她讨厌,所以不敢靠近;离开之后,我常常会想起她,觉得她无可替代,千帆既尽,她的影子不淡反浓。”
    随着白飞椋的叙述,白蓁忍不住想起了盛曦中学时候的样子,企图在外人面前用潇洒遮掩家庭带来的伤害,只有最信任的人面前才会毫无保留的哭和笑,同现在毒舌又圆滑的小恶魔形象有很大的不同。
    “那她这些年变化了很多,恐怕已经不是你记忆里的模样了。”白蓁顿了顿,“你可以跟她多接触,就会发现她的改变,我不能说这个改变是好是坏,我希望她开心就好,毕竟她就像我半个妹妹。”
    “我喜欢的就是她这个人,并不是什么自己想象出来的幻影。”白飞椋不知为何语气有些激动。
    “随你怎么说。给你一个忠告,别用力过度,惹得她讨厌。”
    “以殷以楷为戒,我懂。”白飞椋蓦地委顿下去,“不过他是真的傻叉,我,不会那样。”
    “哦。那就好,那就不要去介意曦曦跟高盛远什么关系,她不会喜欢别人干涉她的选择。”
    白飞椋琢磨着这句话,总觉得模模糊糊间信息量很大,想起昨天在停车场看到的那个兄妹间的亲吻,越发觉得不对劲。
    “别学白琰,找个听话的替身不好吗?非要去挑战高难度。”白蓁嗤笑一声,“哦,白琰那个是地狱难度,我不喜欢一棍子打死,总要留人一点希望。”
    “啊什么意思?”白飞椋还没来得及问出口,电话就被挂断了。
    挂断电话,煎蛋和火腿的气味飘进了卧室,白蓁懒懒散散地走出去环住了正在煮咖啡的明延。
    “是男闺蜜?”明延把握着分寸问道。
    “某种程度上算是吧。”白蓁打着呵欠,跟明延两人连体婴似的挪到餐桌前,顺理成章地坐在他腿上,对于她的撒娇亲近行为,明延自然欣喜,嘴角压抑不住地上扬。
    “最近工作还算顺利吗?”
    “不顺利,有人要搞我。”白蓁有些不爽地说道。
    “谁?我能帮上什么吗?”明延微微皱起眉头问道。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