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纵馥郁之华

44订婚宴风波(3)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两人没走两步就到了二楼的休息室,门刚关上,盛曦主动搂住了高盛远的脖子,凑在他耳畔问道:“哥哥,隔壁是两位主角的休息室?”
    她的吐息让他的耳边酥麻一片,几乎立刻起了反应,他忍不住将妹妹搂紧,勃起的欲望抵在她的下腹,两人已经有月余不曾见面,高盛远午夜梦回时总忍不住想起在兰岛那一夜的缠绵,他已对这如同暴风骤雨般袭来的欲望早已不陌生,以往还能压制住,自从她的身体从梦境走入现实,包裹住他的五感时,他便开始体会情欲的焦灼。嫉妒如影随形,与日俱增,自己还没有获准知悉妹妹的住处,加之分居两城,高盛远十分害怕她就近再找一个炮友,甚至发展出些许感情,他只能拐弯抹角地询问白蓁,最近忙不忙,得知妹妹时常加班的消息,他竟然莫名心安。
    盛曦这边的想法倒是简单得多,她早已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过期的仇恨与纠结就应当同过期的食物一样不留遗憾地处理干净,因而于她而言,接受兄长作为炮友并不算什么事。更何况如果想要气死高老头,应该不会比染指他最重视的儿子更好的办法了,虽说不指望高盛远真的帮自己气晕高老头,敲点边角料的小情报也是不错的。
    手机在手拿包里震动着,盛曦松开了环抱着的高盛远,正准备去够手机,却被哥哥紧紧搂着。
    “白蓁说今天她会把叶瑜带在身边。”
    “所以呢?”盛曦笑得动人,心想多半也不是公事上的消息,雪白纤细的手臂又缠上了高盛远的脖子,她看着哥哥用深陷情欲的双眼盯着自己,背德禁忌的快感让她变得敏感,两人纠缠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颈间都让她的花穴里涌出一股湿意、
    高盛远看着她狡黠的双眼,知道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倾身将她整个人笼在自己的怀中,轻轻啄吻着她的耳垂:“不是急事不要管。”
    “啊嗯……那什么才是急事啊……”高盛远不断在她的耳畔和脖颈处吮吻,灼热的吐息令盛曦腰腿发软,她娇喘着继续调情,然而手还是勾到了包里的手机,利落地摁下静音。
    高盛远埋首于她的颈项,肆意呼吸着她身上清新却莫名勾人的气息,他再次含住了妹妹小巧的耳垂,娇躯在他的怀里颤抖了一下,压低声音吐出两个字:“睡我。”
    真要命,这套哪里学来的,精准地戳在了她的偏好上。盛曦娇喘着将手放在他的胸前,高盛远的心跳得很快,她隔着衬衫一路下滑,手指在他腹肌的纹理上游走。高盛远的身体忽然紧绷,他将妹妹的手扣住,将她托抱起来,很快丢到了床上,墨绿色的裙摆撩起,雪白的大腿露出大半。
    高盛远的手抚上她的膝盖,一路向上抚摸着她光滑柔软的大腿内侧,盛曦有些难耐地扬起头吟哦着,偏过头咬住了屈起的食指关节。
    高盛远没再继续缓慢地抚摸调情,瞧着妹妹陷入情欲的脸,他根本忍不了多久,他很快拨开她内裤的边缘,花穴口已然湿热一片,他用指腹轻轻抚摸着湿软滑腻的花唇,另一只手扣住了她企图并拢的双腿。
    “曦曦好湿啊,是因为哥哥吗?”高盛远的手指贴着花穴口摩擦,倾身压在她的身上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盛曦眯着眼睛看着高盛远,但笑不语,高盛远一时有些气馁,欲火将酸楚的情感灼烧得有些扭曲,他将两指迅速伸进了湿滑不堪的小穴中,拇指寻到了她的蕊珠重重地碾压着。
    “啊……好舒服……”盛曦被他的手指刺激得发出娇吟,腰肢忍不住扭动着贴紧高盛远的手指,高盛远趁机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动着她的舌头,吮吸着她的津液,嘴唇轻碾之间发出啧啧的水声,高盛远的手指越发快速地在小穴里进出着,如此挑逗之下,盛曦爽得眼角溢出了些许生理盐水,旷了月余的身体就像是久旱逢甘霖般,很快达到了高潮。
    “嗯,嗯……”盛曦有些无助地呜咽着,她的身体绷紧着,连带着将高盛远的手指也夹紧,温热的水液瞬间涌了出来。
    他直起腰抽出手指,将妹妹翻过身去,脱下了那小块湿淋淋的织物,推高了裙摆,高盛远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明明胯间已然肿胀不堪,仍旧将她的双腿分开,嘴唇凑近她的小穴,用舌头舔舐着她方才喷出的花露,甚至将舌头伸进去勾出更多。
    “啊,哥哥,嗯啊……刚高潮过,不行……啊,别吸……啊啊……”盛曦抓着身下的床单,娇喘着哀求,高潮过的小穴被舔舐得很快涌出更多的淫液,平素严肃到被人说成是不解风情的哥哥,眼下正做出如此痴汉的行径,不得不说,盛曦从生理到心理都感到很爽。
    高盛远显然已经忍耐到了极限,他拉下了裤链,随后也拉开了她连衣裙背后的拉链,将肩带褪下她的肩膀,手绕到前面揭下乳贴,揉捏着小巧得正好能用手掌包裹住的乳房。
    “哥哥,快进来……”盛曦忍不住撅着屁股,蹭着高盛远的肉棒。
    总算没像上次那样把自己当成陌生人,高盛远觉得自己真容易满足,轻轻掐了一把妹妹的小屁股,扶着肉棒缓慢地插入水穴,龟头刚被内壁包裹,他便感受到快感沿着脊髓酥酥麻麻地一节节攀升,当他一寸寸推入时,盛曦忍不住发出呻吟,当他的肉棒完全进入,甚至会顶到花心,那种酸爽感令盛曦欲罢不能,她向后仰着脖子,高盛远将她纤细的身体从墨绿色的裙子中剥出,就像是绿色花萼下的白玫瑰,他从身后将她搂入怀中,嘴唇贴在她的肩膀上吮吻,肉棒不算快地操着穴,淫液沿着两人性器的交合处流下。
    走廊上忽然想起了两道人声,盛曦晕乎乎间有些紧张地夹住小穴,高盛远被她弄得呼吸一滞,险些交精,只能退出大半肉棒,轻轻揉着她的乳肉让她放松下来。
    人声越来越近,女方似乎想要压低自己的声音,却因为恼怒而显得尖利,毫无疑问是兆思归的声音,而男方也被拱出了火,言语不多却显然不是在安抚女方。
    盛曦被肏弄得头脑晕乎乎的,只能勉强分辨出两人的声音,随后便继续沉沦在快感中。而经过多方打听得知殷以楷跟妹妹之间过往的高盛远却难免乱吃飞醋,更何况之前殷以楷还追到妹妹身边,像是在质问什么。
    高盛远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说什么,醋意却跟情欲一样无法忍耐,他重重往里一捣,在她的呻吟溢出前,他捂住了妹妹的嘴巴。
    他轻轻啃咬着妹妹的耳廓:“隔壁有人,别叫出声。”
    粗长的肉棒在小穴里捣得盛曦快感连连,加之隔壁有人越发令她兴奋,她伸出舌头舔了舔高盛远的掌心,他如同触电般地移开手掌,盛曦转过头,轻声问道:“哥哥,你在吃醋吗?”
    高盛远捏着她的下巴,灼热的气息再次袭来,两人的舌头很快勾缠到一起,盛曦能感觉到小穴里的肉棒一下下戳刺着她的花心,捣得花穴口汁液四溅,她沉浸在别扭哥哥给予的略带粗暴的乐欲之中。
    隔壁两人的刻意压低的争吵简直就像是在给两人助兴,盛曦的嘴角带着一丝坏笑,很快又被哥哥发现。肉棒抽出小穴,让她一时间空虚不已,高盛远将她的身体翻过来面对自己,盛曦骤然被打断了快感,她有些不满地撅起嘴巴:“干嘛……”
    高盛远推高她的膝盖,将她花汁淋漓小穴分开,肉棒再次捣了进去。
    “嗯……你明明就很想让我叫,叫出来,啊哈……”盛曦坏心眼地夹了一下肉棒,意外地,对于哥哥这种吃醋变得不像他自己的行为她并不反感。
    高盛远没有反驳,在他的内心深处,或许很想让隔壁的某个潜在渣男情敌知难而退,他俯下身含住了一侧嫣红的乳头,舌尖在深粉色的乳晕上打转。
    “哥哥……我忍不住了……”盛曦娇嗔着,毫无气势地瞪了他一眼,高盛远吐出湿淋淋的乳头,她忽然觉得兄长饱含欲望的眉眼真是过分让人心动,忍不住抬手抚摸着他的眉尾。高盛远怔愣了一下,心头涌起了无限的柔情,两人气息交融,嘴唇再次黏到一起。如此情意绵绵的气氛下,高盛远的肉棒却越显侵略感,他保持着高频率,又重又快地肏弄着妹妹的小穴,将她的呻吟悉数吞下。
    直到她的小穴再次颤抖起来,盛曦已经完全听不到隔壁的争吵,她的耳边只有两人唇舌纠缠还有性器摩擦的水声。
    “一起?”高盛远将她紧紧搂住,凑近她的耳边问道,盛曦咬着下唇,有些难耐地点了点头,很快花心就被一股股精液浇灌到颤栗着再度高潮……
    高盛远搂着妹妹翻身让她趴在自己身上喘息,等待情潮地退去。
    盛曦的眼尾泛着桃色,抬起头看着高盛远:“哥哥学了很多嘛……我很满意哦。”
    方才缠绵悱恻的氛围一下就被打破了,高盛远心里难免产生了落差的酸楚。隔壁的兆思归同殷以楷业已离开,周围十分安静,盛曦啄吻了一下哥哥的下巴:“横竖也没什么事了,要不再来一次吧。”
    白飞椋坐到前排车座,足足等到了下午叁点,饿得头晕眼花,忽然高盛远的车远远驶来,他定睛一看,是高盛远开的车,而副驾驶上坐的正是一脸慵懒媚意的盛曦。
    不会吧,不会吧,可能是他送盛曦回去呢?白飞椋正欲自欺欺人,没想到在等停车场横杆拉起的时候,高盛远竟然探过身去亲吻了盛曦的脸颊。
    他十分庆幸自己提前支走了司机,不够他认为自己属实需要时间来平复一下内心的惊涛骇浪。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