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安娜(NPH)

49.蹭前不要想太多(H)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我…怎么了?”
    库鲁斯半跪在地上,艰难地直起身,用手擦去鼻血。
    血糊了他半张脸,眼睛的神采好似在被什么不可捉摸的事物慢慢抽离。这场面,跟被人打了一顿不遑多让。
    “放开我,我去喊人!”安娜努力比划着,她神情里的焦急不像是假装的。
    库鲁斯的目光从少女的脸,再呆愣愣地移到她的脚。更确切地说,应该是裙摆下沿晃悠出的一截柔白。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白皙,就像是从不曾降临边陲荒漠的雪花。
    库鲁斯握拳敲了敲热烫的太阳穴,神智清醒了几分,他终于成功站立起来。
    他是要死了吗?
    明明那么多魔导士不是他的对手,最后还是着了一个女巫的道。
    要是被那个蠢货知道,一定又要教训他了。
    “呵。”库鲁斯在心底嗤笑。
    他踏出一步,大概死到临头总是要缅怀过去,他开始努力回忆自己短暂的一生。
    无父无母,朋友远走,孤立无援,最终跟着一帮臭鱼烂虾龟缩在边陲荒漠。
    好憋屈啊!
    但是但是,他还是想回到鹰之团,他要再次告诉所有拿着剑的家伙,尤其是那个蠢货——
    那些魔导士们的魔法引导那么那么漫长,趁着这个时机一刀将其毙命,到底有什么好怕的!
    打不过就好好练,别谈什么剑术的漂亮与忠义,你们怎么不去问问那群掌握魔法的贵族什么叫公平  呢!
    他又踏出一步。
    啊,这个女巫真是有好漂亮的眼睛。
    该死该死,那个逃跑的蠢货都有过青梅竹马的恋人,他却死到临头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
    唯独今天闻了半天竟然还是毒药的气息。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再好闻也是毒药!
    他的手颤颤巍巍地终于摸到了裤子暗袋里的小刀。
    死之前他会亲手带走这个女巫的,臭鱼烂虾们,不要太感动啊!
    最终,他终于走到她的身边,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沉重的空气开始流动,“毒药”的馨香让他刺痛的喉咙变得顺畅。但是神智却好像飘忽到了九天之外,口腔里的干渴症也愈加严重了,好在朦胧的视野捕捉到的一方嫩红小口应是沙漠里所谓的绿洲。
    “啪”得一声,小刀掉落在地。
    安娜失望地皱了皱眉,她还以为他会放了她呢!
    再“咚”得一声,库鲁斯摔落于地,双手抱着她的腿。
    嗯…不愿意放也不必行这么大的礼吧!
    他汗涔涔的手搭上她的膝盖,隔着她心爱的新裙子都能感受到那份惊人的热意。他缓缓起身,那只手又转而祸害到她的肩膀。
    再然后,他就像匹饿狼一样啃上了她的嘴唇。
    少年的舌头像是刚出炉的半成品焦糖布丁,一下子滚落进她的口腔,超高的糖分直接吸干了她嘴巴里的水液。
    这好好一人怎么就发情了呢!不会也是魔兽吧!
    他越吻越深,汗水从他的两鬓一路滑到下颔,最后交汇于一点滴落在她的脸颊。
    氧气渐渐稀薄,少年独有的气息占据了她的鼻腔。安娜甚至觉得这不是亲吻,而是一场想让她窒息而死的谋杀。
    好不容易,他放开了她。
    但两人的唇还是依偎着摩擦着,银丝粘连,带来一股酥痒。
    然后怎么做来着?
    库鲁斯自己也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在做什么。
    他只是循着本能。
    裤裆已经勒得发疼,他不是傻瓜,他当然知道这个是什么。
    女巫没打算要他的命,原来是要他的清白。
    她是要跟他干炮。
    但是,然后呢?
    他晃了晃脑袋,他记得他不小心瞧见过的。
    好像,大概,似乎是用鸡巴摩擦女的肚子,直到…感觉来了?
    是这样的吧…
    最后把阴茎里流出的东西射进女的肚脐,就会变成小孩?
    听上去还是挺合理的。
    他抓住少女细瘦的后颈,掌心擦过那里的肌肤,一下子便收回了。
    又软又滑又嫩,像是一块乳酪。
    他第一次怀疑练剑太努力是不是不好,以后和女人干炮会不会磨坏人家的皮肤。
    “别动。”
    得把衣服撕开吧,库鲁斯想,尤其是这个破蝴蝶结,也太碍眼了。
    他把两只手一左一右搭在安娜胸口的地方,哗啦一声,裙子连同那个蝴蝶结恰恰一分为二,正好开到肚脐眼。
    安娜瞪大了眼睛,她要被气疯了。
    野蛮人!
    “嗯啊…”可是她现在根本讲不了话。
    不幸中的万幸,她的手能成功从破碎的裙子间挣脱了出来。
    可惜的是,还没等这一想法实现,库鲁斯单手就把她的双手扣在一起。
    他用另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子,露出又长又翘的充血肉棒。
    他听到过的,这个叫男人的本钱。
    本钱好的男人,能让女的爽上天。
    让这女巫勾引他,他定要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库鲁斯心想。
    他扶着他的本钱蹭上女巫的肚皮,软乎乎滑溜溜的,跟他坚硬似铁的肚子一点也不一样。
    如果硬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那种他穿不起的昂贵丝绒的触感。
    他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地蹭,龟头冒出的透明液体流得到处都是。
    库鲁斯觉得自己的眼睛像是被黏住了,像个傻瓜似的死死盯着那白花花的肉上一根青筋贲张的丑东西移来移去。他脑子里想着这好像没什么好看的,但眼睛就是不听他使唤,连眨下眼都嫌耽误了正事。
    他看着看着,终于盼来一种憋不住要喷射的感觉,挡都挡不住。
    他急忙抓住肉棒子正对着那个又粉又小的肚脐口。
    “噗”得一声,乳白的液体溅开,一部分高高涌起,还有一部分哗啦啦地往下流。
    干炮也太舒服了吧,库鲁斯想。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